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你好,旧时光

风恋青春2018-06-21 21:55:48

你好,旧时光

冰粼夜

2013年的1231号下午,冰粼躺在寝室的床上无聊的刷着手机的内容。看到有人在13年的最后一天总结自己的一年,冰粼也开始慢慢的回想起被抛弃在记忆夹层里的那些事,只是那些人那些事,想起来让人心疼,记忆的回忆开始倒流回三年前的时光,而故事也就是那时候才开始的······

——前记

初遇

冰粼,高中是在区里的一所重点高中重点班,带着一副眼镜的冰粼只是万千普通高中生中的一员,生活每天都是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因为家住城北,学校在城南,所以冰粼每天都是骑着电动车横穿这座二流城市的中心,冰粼讨厌住校生活的无趣,喜欢每天走在熟悉的路上看不同的路人,早上他们和冰粼一样为了赶时间然后各种超速越道,就像是玩极品飞车一般。晚上冰粼总是慢慢悠悠的看着路人来来去去的从身边走过,而他最喜欢的是在十字路口看着世人百态,冰粼向来是喜欢一个人来去学校,并非冰粼孤僻,只是冰粼喜欢自由。冰粼曾经无数次看到情侣在路边漫步的时候,会悄悄地靠近然后大按喇叭把他们吓一跳然后加速逃跑引来身后的谩骂声。这些都只是年轻的调皮。曾经以为这种快乐和调皮是高中闲暇时间的主旋律,不过一切都他的一次热心的帮助改变了

她叫洁,是冰粼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好像也是冰粼的初中校友。两人在一个班上课但是彼此间并不是很熟悉,高二那会冰粼有次中午听同学谈八卦的时候说的男友就是班的某某。冰粼并不是很喜欢八卦,不大愿意过多的接触那些有男友的女同学,就是懒得招惹麻烦。她的成绩很好,在当时班上是为数不多的有潜质考上好大学的女孩,虽然很普通的肉肉的脸蛋,但是长发相伴还是比较耐看的素颜美女。像冰粼这种普通的男孩子从来没有想过主动去接触所以两人除去正常的打招呼外没有太多的交流。

相助

或许上天就是如此的调皮,有些人注定在你的生命中留下足迹就算你怎么躲避它还是躲不了9月的天还是多变的,中午还是万里阳光,下午临近放学的时候就开始下起小雨,等到冰粼们下了自习快6点多的时候,窗户外开始挂起雨帘了。陪着值日生处理完最后的卫生,锁好教室门,冰粼拿着早上被老妈硬塞的雨衣下楼取车,当时心里觉得老妈真是太了。楼梯口右拐看到楼道口有个女生背对着站在那,心想估计是没带伞回不去了。秉着不找麻烦的原则的冰粼直接无视,不过路过她的时候她突然喊了一句“嘿,冰粼”。冰粼转身一看是洁,微笑着说“嘿,是你啊,怎么还没走啊。”她当时望了一下外面说“忘记带伞了。” 冰粼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出教室的,估计同学都走了,说实话冰粼当时和她不熟也不怎么想电视里常说的剧情送她回家。

当时冰粼就想了想说“你骑车了没,”

“骑了,只不过现在这雨不停也没办法啊”,她皱着眉毛说道。

“等等,好像带了伞”,这时候冰粼才想起高二第一天上课老妈就往冰粼包了塞了一把伞,向来懒的冰粼就一直带着没有卸过,这次正好用上了。她接过伞说了一句谢谢。冰粼笑了笑说“没事儿,有雨衣,正好给你用,你也就可以回去了”。

她点点头说了一句“明天见”。

“拜拜”冰粼转身穿上雨衣走了。

后来的某一天,距离他们上次对话有段时间了。冰粼低头在座位上写作业,突然有人拍拍桌子说了一句“嘿,冰粼。”

冰粼抬起头看到是她,礼貌性“嘿,有事吗?”

她装作生气的模样说“没事就不能找你啊”。

冰粼连忙道歉说道“额,可以的啊,以为又是值日出什么问题了

她把伞放在桌上,拍拍额头说“真是服了你了,你也太敬业了吧,同学间你除了搞值日就不会想到其他的啊,这是你的伞,记得吧。”

“哦哦,是哦,这伞原来一直在你这啊,昨天还被老妈问起来伞去哪了冰粼突然记起来的样子。

一听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也是忘在家里了,所以今天才还给你,抱歉啊。

冰粼把伞放回书包的老地方,一边说道:“没什么,反正又暂时用不上,闲着也是搁在包里,就是昨晚被老妈唠叨。”接着冰粼又用起老妈的口气说“是不是又掉了,说了要小心点东西老是掉了,你别哪天把自己给掉了。”

洁在旁边听完捂着嘴说:“看样子你还真是容易掉东西,要是哪天把自己掉了谁去找啊。”

冰粼开玩笑说:“这还不简单,如果你碰到了就顺手捡起来啊,

洁拍拍冰粼的书说:“笨啊,你真以为自己这么傻啊,再说了这个弱女子可拉不动你

就这样一阵玩笑后各自回去写作业。冰粼拿书的时候看到了书上的一颗糖,冰粼拿着糖很疑惑的朝她的位置望去,听到她调皮的说了一句:“赏你的,”

冰粼抱了抱拳头说“谢啦”。


相识

高中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圈,每天都是过着看似重复却又不完全相同的日子。冰粼依旧是每天兢兢业业的陪着值日生完成每天的卫生后,锁好门再回家。生活没有因为那次借伞的事情有很多变化,稍微变化一点的就是偶尔遇到她会多扯两句话。不过日子还是有些不同,比如今天就是有点太让人讨厌了,老师竟然推后十几分钟下自习,搞得冰粼骑车出校门口的时候路灯都开了。在门口的小卖部买了喝的准备开车走的时候瞥见公交车站有个背包好熟悉啊,慢慢走过去一看是洁,冰粼从身后拍了下她的肩部,她惊了一下转身看到是冰粼,说了一句“要死啊,吓到了

冰粼回了一句:“切”。

她望着车来的方向问了一句:“你这个小朋友怎么还不回家啊,不怕你妈妈唠叨啊。”

冰粼喝了一口饮料靠着车站牌说:“谁要老师今天这么晚放学,又要看着他们搞完卫生,所以这么晚了,不过,倒是你怎么还不走啊,”

她看向冰粼的眼神瞥向别处说“额,这个刚刚有事嘛

冰粼开玩笑道:“不会是和辉同学聊聊天结果错过了公交吧”

她低下头看了下鞋子,踢着石子说了一句“没有啦,”

冰粼看到她那个样子也就不逗她了,看看手表,冰粼估计公交可能暂时没了,想了想说1路车可能没了,要不带你去广场吧,那边车子多,你也可以回去。

她也是看看了手表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坐上车子后,冰粼说:没怎么搭过人,技术不是很好的,你怕不怕。

她先是大喊一句:“不是吧”,随即很淡定的说:“你就当尝试下,不介意的,要感谢给你这个机会的,

冰粼无奈说道;“那谢谢你啊,

后面传来一阵哈哈声。冰粼突然放缓了速度,调皮的说;“哎呀,怎么感觉没电了,是不是超载了,”

“怎么可能,又不重,”她略带疑惑的说。

怎么感觉你比还重啊,估计是因为你超载了,车子耗电量都比平日里大了冰粼很正经的说。

洁拍拍了冰粼的包很气愤的口气说:“你才胖呢,很轻的好吗,”说完还很故意的顿了顿车子。冰粼连忙扶稳车头说;“好好好,是重,你很轻,大小姐别晃了这可是路上会出事的。

她重重的拍了下冰粼的书包问:“你家在哪,走这边不会影响你回家吧,”

冰粼说:“没事,家在城北,天天走这条路的,

“呀,是嘛,家也在城北那边,就在新林小区,好巧啊,”她很开心的说。

冰粼问了一句:“是不是周围有个XX中学,”

“嗯嗯,对的,好像你也是那里毕业的吧”

“对的,那知道了你家大概在哪了

······

冰粼停下车,说:“到了,下车吧。”

“谢谢啊,”眼前露出她甜甜的笑容,眉毛小小的抖动着。

“走了啊,拜拜”冰粼歪着头点了一下。

“路上小心,拜拜!”她挥挥手。

冰粼只是走了几十步远之后掉头回到了车站几米开外的地方,有点不放心她一个人,虽然理智上告诉自己这是市中区不会有什么事的,可是自己还是一直等着她踏上公交车,记住了是几路公交,转身飞快的奔回家。晚上老妈的确又说了几句,在解释了放学晚路上堵之后,老妈总算是放心了,不过呢还是最后叮嘱了一句以后回来玩要打个电话说一声,冰粼很认真的回到好的,妈咪。那晚,躺在床上没有直接入睡,心里不自然的想起了她的名字“洁”,冰清玉洁,真是好名字啊。也正是那一晚开始,这个名字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冰粼的心里,随后而来的大小事情,也让他开始对这个女孩有了更多的关注,或许故事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缘来

冰粼写到这里,想起两第一次见面,思绪回到了高一的第一天,那天,晴空快半个月了的九月天竟然下起雨,再加上晚起了结果差点错过了公交,嘴里嘀咕着鬼天气、第一天就下雨。一边艰难的挤上公交车的后门,看到一个长发学生背着包,发现她周围有一个扶手,冰粼还是过去了。一边望着窗户上雨珠滴滴答答的落着,一边回想下去教室的路途。迷迷糊糊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突然公交车不知为何来个急刹,冰粼不小心撞到了在冰粼身旁的女生,女生发出啊的一声,转过身子瞪了冰粼一眼,冰粼只能抱歉的笑了一下说sorry”。冰粼看到女孩的正脸,没有特别的经验,但是略微可爱的容易让人记住。小小的误会后,各自站在原来的位置。冰粼不禁思绪又开始了飞跃,想起那些曾经的好友,大家今天或许都是顶着细雨开始了新生活吧。在历经种种“折磨”之后,还是安全的到达了学校,只来过一次的冰粼还是忘记了去教室的路,东张西望的时候看到了公交上的那位女生,

冰粼冲过去说了一句:“同学,你好啊”

女孩谨慎的望着这个刚刚撞到她的男孩,说了一句:“怎么了?”

“你知道高一XX班怎么走吗,是新生忘记了。冰粼说完还摸了下鼻子表示尴尬。

女孩脸变得惊讶说:“你也是那个班的,”

冰粼很疑惑的问:“对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女孩挥挥手说;“没事,也是那个班的,只是前天的报道怎么没看到你,

“那天啊,正好医院去了,所以现在连班都找不到了,嘿嘿。”冰粼又是一阵傻笑。

女孩看到冰粼这尴尬的样子还是无奈的说了一句:“你跟走吧。

转身就往前走,冰粼连忙跟在旁边自介绍的说:“你好,叫冰粼。”女孩淡淡的说了一句:“叫洁。”就没有了下句。冰粼看着女孩不愿意说话的样子,也就闭上嘴巴老老实实的走路。来到教室她先一步进去回位置了,冰粼连一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至于后来补上了没有,早已忘记了,所以后来大家也没有太多的接触。

雪乐

送完洁去广场后的日子,没有一丝变化每天都是监督陪伴值日生到最后一个走,不过现在的冰粼开始有点不在心了,经常不自然的望向洁的方向,自己也没有发现这个细微的变化。晚上回家的时候会看到洁和男友在路上慢慢悠悠的溜达,只是秉着不打扰人家的原则,从来不会去打招呼,只会是在双发眼神遇到的时候笑一下然后就走开了。那一段时间,冰粼最喜欢的事就是走到江边护栏旁,喝着饮料看着江水发呆,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后来和一哥们说的时候,他说是你思春了,想那个女孩子了吧。那晚第一次自己想到洁的点滴,“或许自己是病了”一个人嘀咕着说“还是以后少接触点吧,这样省的麻烦。”那时候的冰粼还是个感情白痴,对于烦恼的事情最后的方法就是躲避开了,这或许是年轻的孩子都会做的举措,毕竟年轻。

时间过得很快,元旦没多久就迎来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同学们早已厌烦枯燥的课程。窗外的寒流撞上教室的玻璃留下雪精灵的吻,一阵阵白雾吸引冰粼的眼球。窗外的电线杆上都布满了白雪,整个世界在那一刻是如此的安静,而冰粼们就像是被封印了的精灵,渴望白色的世界。

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女声:冰粼,你看到了什么啊?

冰粼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好像看到了一群天使被冰雪封印了

“哗”的一阵笑话声直接把冰粼拉回了现实,只见老师微笑着望着,身边的同桌都偷偷的在笑。冰粼瞬间感到十分尴尬,准备低下头准备迎接老师的训导。

不过,几十秒过后,没有预期的导,偷偷抬起头发现老师也是盯着窗外发呆,嘴里还冒出一句;“今年就下雪了,冬天来得好早啊!”冰粼轻轻地喊了一句:“老师,老师?” 老师回过神笑了下,对着大家说:“大家还记得上次下大雪是什么时候?”下面又是七嘴八舌的说着,老师看着也是无奈,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听说啊,大雪来得正好,咱们抓紧把课程讲完然后出去玩雪好吗?冰粼听到老师的话之后愣是呆了,难不成还在做梦,不对啊,下面的同学连忙大喊老师快上课吧。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老师,咱们这样好吗?”老师摇摇头说没事。十几分钟后,们班几十号人在老师的带领下“偷偷地、安静的”走出了教室,奔向篮球场,还没到操场,一个个身上就是雪花纷飞。原本安静洁白的操场迎来了冰粼们这群不速之客。一时间,雪花漫天,欢声笑语。冰粼本想安静的丢一个自认为帅气的

Pose,嘭的一声只见一枚白色球体飞速而来,眼镜一片白茫茫。呸的吐出飞进嘴里的雪沫,就看见前面的班长一脸奸笑。手里滚着一坨白雪准备来第二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滚起一个比他脑袋还大的巨无霸,冲着他的后脑勺砸去,啊的透心凉。

班长一般清理脖领子的雪渣,一边嚷嚷叫:贱人,不要命啊,很冰的。

“活该,你找死的啊”冰粼不以为然的对他说。雪花飞天,雪球不止,原本白茫茫的一片宁静的球场在两个小时后变得狼狈不堪入眼。回教室的路上,随手取了一手叶子上的雪,裹成一个小棒偷偷地站在洁的右边,看着她和同桌有说有笑,周围雪面的反射光映在她微微泛红的脸上,当时脑子里冒出一个词:白里透红。桃红的脸蛋真是让人喜欢,晃去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的思绪,用左手把冰棍触碰她的耳垂,只见啊的一惊向前一跳,喊了句:要死啊,冰粼!后来,一路上就是鸡飞狗跳的打闹,欢声笑语留给这个冬天第一场雪的时空里。冰冻的属于那个时代的快乐。

过渡之言

写完了这些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打开寝室的门,过道里正好是余晖斜斜的射过来,夕阳是一种暮年余光,留给人的是一种珍惜的领悟。那么,朝阳想必就是属于们这个年龄的最好的映射了。只是大学生好像从来就没主动早起过,所以他们见到的多半是中午的烈阳,然后喊了句:天气很热,太阳好大啊,还是不出去了,点外卖吧。于是断绝了一天出去的机会。


命里

思绪继续回到了那个年代。

“冰粼,你在哪啊?”,有一天清早,刚刚走出家门还没百米就接到了洁的电话,

冰粼掏出手机看到显示屏的洁的名字,心里当时有一丝纳闷,“刚出门了,怎么了?”

“那我家楼下的十字路口等你好吗,今天不想骑车,你带去学校好不好

“哦,那你等冰粼十五分钟”冰粼淡淡的说了句

“好,不急,你慢点骑”

“知道了,这就过来”。说完把手机放进口袋,拧着右手把柄赶了过去。

虽然说了十五分钟到,但是为了不让洁久等,冰粼一路上狂奔,超越了前面的骑自行车的同龄人,赶上了早班的电炉阿姨们,无奈受到车子速度的限制,只能望着同行的汽车留给自己一屁股的尾气。呸呸的吐了嘴里若有若无的灰尘,嘀的一声突然串到那位穿着红白条纹的少女旁,少女嘴里吃着包子,很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小电驴,然后咽下包子说了句:不是说等你15分钟吗?怎么就来了。

少年很骚气的说了句:怕你久等了。结果迎来的不是少女的赞赏,而是句训斥:“你急什么啊,不要命了啊,现在正好就是上班高峰期,车子这么多,们时间上又不急,你啊。。。

冰粼不耐烦的说了句:“大姐,你吃完了没,吃完了就上车走,真啰嗦”。

“嗨,你这还不知好意啊,还嫌啰嗦。”跨上车的洁又补了一句:“还是慢点,今天时间够”。少年没有回复,只是开车就走。一路上,两个人没有交流。快到学校的时候,洁突然拍了下冰粼的背:“怎么了,怪我多嘴了,别不说话啊”。

“其实一直有个问题,很想问你,洁,最近这样接你回家会不会让建辉误会啊,”冰粼实在没忍住把这个疑问提了出来。 洁当时回了一句:“不会的,你放心会和他说清楚”。后来高中下学期的暑假的半个月补课,冰粼早上经常接到短信要自己去接她上学,当时的冰粼没有多想,也就成了她的专属司机,每日早晚和她一起上下学,其他时间两个人还是就像普通同学一般很少交往。

八月的生活就是补习和平日里没什么区别,即将高三的他们,生活还是那般无聊,少年似乎也习惯了自己司机的角色,每天早晨出门前都会看一眼手机怕错过她的信息,晚上打扫完卫生关上教室门,都会看到少女的在车棚那里等候。这一切的一切都会有一个终结。那天早晨,冰粼出门前没有接到她的信息,在那个十字路口等了快20分钟还是见不到她的身影,后来回到学校,望向少女的位置,她已经坐在那里了。当时冰粼心里有点小生气心想怎么走了也不和说下,害的自己等了这么久。不过看到班主任已经走进教室的前门,冰粼也就赶紧回到座位上开始了早读。那天晚上,下了雨,车棚里除了一堆车就没有人了,冰粼开了锁走在学校的小道上,车速很慢,他一直认为是少女给忘了自己发消息,说不定那个神经大条的人正在往校门口跑呢,等了有十分钟了,学校里的人都快走光了,学校里的路灯也都开了。冰粼看了两眼还是拧着右手炳走了。从那之后的半个月,冰粼又仿佛回到了以前一个人上学放学回家的状态了,晚上老妈问电驴车还有电吗?少年说明天还能骑。老妈还调侃了一句:哎呦,最近没去逛了啊。冰粼只能傻傻的笑了一句。

暑假的尾巴在一次的考试中结束了,那天下午考完月考,带着值日生处理好桌椅,把最后的垃圾倒完,回到教室准备背书包回家,这时候手机突然想起来了。冰粼还以为老妈打电话来催着回家吃饭呢。手机上却显示的是洁。是她,冰粼心里突然有点疑惑。点开接听键,“喂,洁,怎么了?”

“你在哪,还在楼上吗?”洁轻声问道。当时冰粼本想说冰粼还在楼上,但是想耍一下她就说冰粼已经到了十字楼口了。

她电话里喊了一句“哦,这样啊,那算了。

冰粼反问了一句:你在哪,在学校吗?

她说轻声的说对,还在学校,准备去公交车站。

“站在校门口等来接你。”冰粼回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不用的,你都走了这么远了。”洁连忙说,只不过这句话少年没有听到,留给她的是手机的嘟嘟声

挂了电话的冰粼赶紧加快了脚步。校门口,背着白色背包,扎着简单马尾的少女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拉着背带四周望。看到笑着喊:冰粼,在这呢。

“上车吧,很晚了,妈喊回家吃饭呢”冰粼摇了摇头说。

“好的呢,”她很开心的笑了。一路上,熟悉的道路,同样的夕阳拉着长长的夕阳,洁拉着冰粼的书包轻轻地说“你也不容易,总是这么晚回去”。

冰粼想了一会说:“还好吧,这半个月他们总是慢吞吞的做事,然后就总是一个人回去,刚开始还有点不习惯,不过,还好J城的夜景还是很美的。”身后没有声音,少女沉默了,可能听出了所谓的不习惯是什么意思。冰粼当时都担心她是不是掉下车去了,回头看了她一眼,正好碰到她的眼神,淡淡的疲惫任何人都能看出来。冰粼看出来她最近有事,也就没有多问了。

“洁,们去江边走走吧,”冰粼问了句。

“行,你说的算,反正你是司机哈。”她没有迟疑的答道。

傍晚的江面风还是很大的,而且很凉爽,两个人看着太阳最后的余光消失在赣江上。然后江边的两排路灯也亮了,冰粼看着洁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半个月突然不联系了。虽然每天都能在班上见面,但是如同陌生人一般。但是看着她发着呆的样子也就放弃。

“该回去了,很晚了,”洁打破了沉默。

冰粼点了点头,说:“抓紧要开的快了”。没有多说,感到书包的牵扯,就朝着家的方向狂奔。那晚,少年没有问什么问题,少女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这样很安静的结束了。随后的一天,冰粼听说了他们分手的事,想起之前洁的反应,也就明白了,只是随后的日子里,冰粼为了避免别人闲话,找了各种理由拒绝接送少女回家上学。

情来

开学了一个月左右的时候,那天下了点小雨,放学的时候地面有点湿,路上的行人不多,但是路有点滑,那天冰粼依旧最后一个出教室,看着直接在门口等他的洁,

笑了一句“还没走啊”

洁点点头笑着说“等你呢。”

冰粼只是应了一句“恩,走吧”先一步下楼了。在车棚取车的时候,洁忍不住问了他:怎么最近都不带了,你在躲吗?说完一脸可怜的望着他。

冰粼看着她这幅样子,心里微微一疼,很自然的拍了她一下头说:想什么呢?冰粼就是怕被别人误会,你这不和建辉谈那个嘛,之前冰粼不知道,现在冰粼知道了如果还带着你,冰粼可不想被他打死啊。

冰粼说完还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说完弯下身体去解锁,抬头起身的时候听到她轻声说了一句冰粼们分了。当时冰粼感觉很尴尬,没有说话直接坐上车感受到身后的微微的上了车的晃动声,启动了电驴带她走出了校门。走出校门口300米处,看到前面另一个方向过来的一辆摩托车可能开的太快再加上地上下了雨有点滑,冰粼隐约感觉这摩托可能会出事,连忙喊了句:抓紧冰粼。刚说完,只见摩托车直接侧滑冲了过来,冰粼握紧车头往旁边扭转,正好与摩托车插件而过,结果小腿还是被划到了一下,电驴庆幸还好没倒下,被冰粼扶住车头往前走了十米,停了下来

冰粼慌忙地朝后看她:“洁,你没事吧,你有没有伤到哪?”。

当时摩托车真的是直接朝着冰粼们这方向划过来,

冰粼当时也很着急因为身后搭了个人,不敢过大的扭开车头,冰粼怕把她甩出去,摩托车从冰粼身边擦过的瞬间冰粼害怕会爆炸,那瞬间感觉死亡靠的如此近。当时两个真的被吓到了,洁缓了十几秒才松开了冰粼书包的手,大口呼气说“吓死冰粼了,冰粼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撞了”。看到她慌张恐惧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好想抱住她。可是自己还是忍住了,只是住她的手说:别怕,没事了,没事了,冰粼们回家!她抽出了自己的手摁了一句。

重新上车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冰粼右脚的擦痕,略微紧张的问道:“疼不疼,要不要去诊所看看。”

冰粼低头看了下,用卫生纸擦干净了下说“没事,回去处理吧。

她再次问:“可以吗?”

“放心啦,冰粼回去会处理的”冰粼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随后的路途中,冰粼知道吓死了。感受到她紧紧的抓住自己的书包,冰粼松开左手翻过去握住她的手说:好了好了,没事了!说心里话,那天冰粼的心一直没有平静,到了她家楼下,她下车对冰粼特别嘱咐两句“小心点,晚上人多车多,慢点骑

“晚安”冰粼目送着她进了小区,然后缓缓地回家了,晚上回去骗父母是在学校不小心滑倒了,不敢把这件事让他们担心,那晚,或许两个人都会有点心烦,

那晚,窗外的星空因为下雨没有那么明亮,就像少年的心上多了一份担忧,多了一点对少女的想念。


悔叹

每天的生活看似相同又有不同,冰粼们总是能够在看似平凡的生活中寻找属于自己的乐趣。冰粼想起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大四了,想起那些属于十七八岁的记忆里,很多怨恨早已消散,很多快乐也随着淡化,但是他相信那段简单的路途上的点滴,总有让他们两记住的瞬间,欢声笑语是肯定的,但是那些危险或者特殊的时间恐怕是永生难忘了。

很多时候,少女对少年的关照总是会被少年大条的神经给忽略掉,事后慢慢想起的时候,有一点点后悔当初的误解。那时候的电驴是那种可以脚踏式的那种,后座比较低,然后呢在下雨天,尤其是小雨的时候,冰粼不想撑伞,那时候大多数是洁在后座给两个人撑伞,因为她坐的低一点,所以经常会把伞挡住冰粼的视线,

然后冰粼就会忍不住吐槽:姐姐,你能不能撑高点,挡住了视线。洁会反驳说:帮你撑伞就不错了,还嫌七嫌八的,不撑了。冰粼也会嘴硬说:你自个撑,冰粼还不要呢。洁只是和他拌拌嘴,还有就是拍两下他的后背以示惩罚。事实上过去两年后,冰粼有次坐在后面给别人撑伞,才知道那时候洁的背后是挡不到雨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冰粼才知道,其实她经常都是为了不让冰粼淋湿而甘愿自己被淋着。那时候冰粼想着心里想哭了:这个笨蛋,她就是个笨蛋,自己也是个笨蛋

冰粼想,有时候感情就是大家共同来呵护的,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更不用说爱情了。当时的冰粼心中早有一丝萌萌的爱意,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不想表达出来。冰粼们没有权利评论当年他对她做的是值得还是不值得,青春本来就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时代。每个人都是青春的导演,只要你愿意,你就能导出属于你青春的大戏。

细事

美好还在继续,思绪还是要回到那个高三。高三冰粼只经历了一次,十月的他们被勒令全部集体住校,他们的宿舍是今年的新装修的,需要他们自己去整理打扫甚至是搬桌椅。虽然大家都累但是看着混乱的宿舍教室被自己整理,心里还是十分有成就感。冰粼们教室在三楼而四楼住的是男生,女生在五楼。打扫卫生那天,男生先是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宿舍打扫完毕后,跑到5楼去帮忙了,事实证明男生都喜欢在女生面前显摆,这不,刚刚在楼下自己宿舍都不愿动手那群混蛋在女生宿舍大展身手,拖地啊,洗床板啊(天啊,女生真的事多,床板都是新的一定要搬下来洗一遍),这不,自己宿舍搞卫生都没弄湿的鞋,在女生宿舍湿了。最后换来她们一句谢谢就是很满足了。搬进新的教室,一股浓厚的油漆味以及很多灰尘。当时洁的座位正好坐在冰粼旁边,冰粼一度开心的上课走神。

有一回,洁向冰粼抱怨了一句为什么不大扫除去去灰尘,结果第二天冰粼就屁颠屁颠跑去和班主任说什么要大扫除,这样大家可以少一点污染,学生抱怨也少了。最后班主任同意用两节课全班大扫除。清楚地记得路过班上的地理蒋老师(蒋老头子)还开玩笑说“你们年轻人还有时间这样打扫除啊,还不如多背点东西”

女孩子喜欢干净,对身边这么多灰尘还是小声嘀咕过很多次。冰粼就每天中午偷偷等大家去吃饭的时候用拖把给洁的座位附近拖个两三遍。坚持了近一个多月,洁位置换到哪,他就拖到哪。他不知道洁是否知道这件事,或许知道又或许不知道。他也不会对她说。只不过很明显这种偏心的行为还是被周围的同学发现了,天天取笑冰粼,冰粼也甘愿被嘲讽。住校的时间同学们见面的机会更多了,每天待在一起近十六个小时,所以同学们的感情也逐渐提升。互帮互助已经是常态。

 退除

12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早,没有下雪的天气却是奇寒,暖手宝宝已经几乎是人手一个,所以每个教室也配了一个大水缸用来烧热水,一个缸要供应全班四十来个人的一天的热水,所以基本上是从早烧到晚的水啊,还是有点不够,男生们为了给女生更多的热水,经常是一盆热水几个人泡脚(当时男寝热水是稀罕物,也好在当时的室友们不在乎),洗脸就都是自来水了。那时候,洁晚上取热水的时间比较晚,冰粼总是习惯最后特意留一些热水给她。晚上课间自习的时候,洁要回宿舍洗漱,然后很自然的将暖水袋扔给冰粼说:记得帮换水。

“知道了,去吧!”冰粼面对突然飞到面前的热水袋。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还是有点窃喜,也乐意去为她做事。又或者是经常取热开水的时候会给她把杯子填满热开水。那段日子冰粼点点滴滴的为洁做了很多小事,只是洁对于他的态度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没有半点增进,那时候的冰粼也不在乎。

直到那天晚上,和外号“贱人”班长的一段交流,让冰粼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那也是一个很普通的晚上,大家都在自习,冰粼因为心情不好,或许是考试压力太大在外面楼道里吹风发呆。正好从厕所出来的班长看到了他的样子,陪他聊天,然后两个不知如何聊到了洁,贱人班长那晚说出了他要追求洁,他们两坐前后桌坐了有两年了,班长喜欢逗她,也愿意被她欺负,只是一直没流露那份情。两人跑到了了四楼宿舍外的窗台,安静地环境没有任何老师和同学,冰粼在那一刻第一次看到平时嘻嘻哈哈的班长很正经的说那句话:要追她,只喜欢她,谁和冰粼抢,就和谁急。

冰粼清晰的记得当时班长的语气都变了,一种十分认真的状态,一种班长在考试都没有表现得状态,就这样让冰粼看到但是冰粼那晚没说出来对洁也有意思,他不想破坏冰粼和班长的友情,甚至有点自卑,认为自己比不上班长,班长人高又帅而且学习好,家境也不差,当时冰粼在心里就选择退出了,还很鼓励班长去追求。班长很开心的说“兄弟,我只跟你说了这事,你不要说出去啊”冰粼苦笑的点头

随后的日子,冰粼不在经常帮洁换热水袋,拖地的次数也少了,也不怎么过去和洁一起讨论学习的事了。仿佛开始忘记了两个人的熟悉的关系,又回到了高一时候陌生的同学状态了。那时起,冰粼看到了班长每天给洁送巧克力,每天有事没事凑过去,还向班主任提议要到她身边。

年后的学习生活依旧如此,虽然考试时间越来越近,大家还是该玩耍该娱乐的不变。乏味的生活总是需要找点乐子,于是女生那群就乐意八卦班上的某某某啊,谁对谁有意思啊。当时的冰粼由于和他的好友走的很近,再加上之前他对于洁的热心,一度成为班上八卦的素材。直到有一天另一个同学萍中午和冰粼说:你到底喜欢谁阿,他们都在八卦你喜欢芳,但是又说你对洁很好,你这是声东击西吗?

说真的,冰粼当时听到声东击西这个成语的时候快笑死了,哪有这么复杂啊。为了不想让她问下去说:冰粼只是对洁比较熟嘛,哪有你们所说的那个意思。但是那位同学就理解为对芳有意思。这问题在别人眼中就是道选择题,不是A就是B,但是冰粼不是这样认为的。后来至于女生们怎么传的就不明了了。

再到后来,考试结束了,暑假开始了,拿档案和毕业证那天,冰粼很早就去了学校看到贱人班长和那群好同学,听说班长高考爆发了考了班上第一,就更加嘚瑟的冰粼面前摇摆,冰粼对他也熟悉明白他就是这幅性格,也就没有在意。冰粼只是考了个二本,差一本5分,没有什么多想,两个人在楼道里闲聊的时候,冰粼问了班长,暑假追到了洁没有?班长说没有,被拒绝了。冰粼简单的安慰了下,问到了洁考到了一本,他心里有点失落,因为两个人可能就更加没机会去同一所大学了。或许交织的人生道理要开始分离了,以后就更加没机会了。取完东西没有什么事冰粼准备回家。原以为从此和洁再不可能有交集的冰粼在快到了家的时候,接到了电话,是洁的。他接了电话:怎么了

洁问:“冰粼啊,你在哪呢。”

冰粼:“刚从学校取完东西回家了,在路上。”

“你怎么就去拿了,不是十点取吗,现在才九点多”,洁有点撒娇地说

提前去了,老师说可以拿了就走,所以就回来了”冰粼平常口气的回答。

洁有点失望的说“你怎么走的时候不叫一句

冰粼也很委屈的说“你也没和冰粼说啊

“哼,这还需要说嘛,你就走,不想和你说话了”洁有点生气“那你还在学校吗,不然帮我拿一下吧,我就不过去了。”

冰粼很耿直的说我都到城北圆盘了,要不过去接你再送你回学校

“算了,自己去吧,你回去吧”洁闷闷的说。

冰粼也没有多想就说了句“好吧!”

那天听到班长的失败,对于冰粼有了一定的触动,没想到这么好条件的班长还是被拒绝了,洁是想要什么的男生呢?

后来,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冰粼是准备去参加班里的一个同学的升学宴,那天洁发消息说她从深圳回来了,明天会去东哥的升学宴,问冰粼去不去。冰粼说当然会去啊。

开心的说:那你明天来接我吧

“知道了”冰粼依旧习惯性地回了一句。但是挂完电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对于洁的请求,冰粼自己是如此地不抵抗。

第二天上午,冰粼和班长先见面聊了很多,班长聊到了自己暑假追洁的过程,冰粼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然后快中午的时候,冰粼说了句:班长,今天洁会去东哥酒宴,要中午去接她班长说们一起去吧

到了洁家楼下,班长才反应过来,纳闷冰粼怎么知道洁的家里在哪。冰粼为了不让他多想就说当年高二顺路送过她回家过一两次,就记得了。两个人两辆车停在路边的小树下,当时中午近十一点,天气那是特别热,两个人连翻打电话都没有接通。半个小时后,太热了的两人就决定先去酒店。

两个人刚到酒店,冰粼就接到了洁的电话,原来之前在洗澡没听到手机,可伶两哥们在下面晒了这么久。当时冰粼告诉班长说洁要人过去接她,班长很主动说他去

只是洁还是要冰粼过去,可能怕班长不认识路,也可能是为了躲他怕尴尬,反正当时冰粼拿了班长的助力车过去了。一个月没见的她,一身水蓝色长裙着实让冰粼惊住了,从未见过洁穿裙子的样子,打扮后真的是美到令人折服。

冰粼看着炎日下清凉的洁,感慨了一句:“一个月未见,原来你穿裙子这么美”。洁很开心的转了一圈“家里人教的,说女孩子一定要会打扮,所以学了点。”去酒店的路上班长的助力车有点让冰粼不习惯,再加上人多路程复杂,洁有点害怕的拉住了冰粼的衬衫,其实冰粼感觉到了洁的动作,把速度慢了下来,虽然搭过她很多次了,但是这一次却是心里十分紧张,漂亮的女生会让木讷的冰粼紧张。


尾鸣

2013年高考后的那个八月,冰粼每天沉浸在各种升学宴之中。洁不怎么喜欢这些酒宴,选择在家多陪陪父母。后来,两个人之间就没见过面了,再后来,进入大学,冰粼就开始慢慢忘记了那些事情了,联系也就更加少了。

同年的十月的一天晚上,冰粼在学校里因为喝多了突然发了消息给洁,冰粼告诉洁说他当年喜欢过她。洁回答说知道,洁说“你和班长当年对的好都知道”。冰粼当时无脑的问了一句:“如果当年向你坦白了,你会接受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回复了一句:“你不是没说嘛”后来的交流就不记得了。后来的很多事情都是大学和一次和高中一个女同学聊天时候说道的。她说:当年你高三周末等她回家,洁很开心。冰粼突然想起来了当年高三后来住校所以只能周六晚回家,当时冰粼每次都会等着送她回家再转车回去,但是洁每次都要收拾很久才下楼坐公交,冰粼每次会傻傻的,等着同学都笑着和他打招呼再见

如今,冰粼大四了,慢慢的拾起那些高中的记忆碎片,边回忆边反思。他才知道其实洁只是把冰粼当同学当朋友,又或者是当他是免费的司机。在感受到高三冰粼对她的感情的时候选择装傻不想让冰粼陷入其中,很多次她其实在很细微的拒绝冰粼,只不过那时候的冰粼真的不明白,没发觉,其实冰粼才是真正的神经大条的一个人。时间过去了几年了,冰粼把洁当成初恋,那是一生最美好的记忆之一。过去的终究过去,错过了就不再回来。

几年后,冰粼整理了这些记忆的小碎片,汇成一篇名叫《你好,昨天》的文章,就是一种简单的,美好的回忆。冰粼这些年还是很感谢当年的相遇,谢谢认识你,洁。

(冰粼就是当年的冰粼,洁就是当年的她。有一点点情节记得不大清楚,冰粼害怕时间再长些这些都在脑子里磨灭了,所以冰粼就写下来了。祭奠青春,有你真好!)

后记

冰粼放下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毕业后的一年才愿意正视自己的感情,只不过已然是社会人的冰粼,在工作的同时还要答应父母对另一半的催促,在写完后记的时候,冰粼已经开始了对另一半的寻找,这是生活,是经历,是过程,也是必不可少的成长。洁是曾经二十岁前后的冰粼的梦,但是人不能总活在梦里,


“对不起,洁,我已经不爱你了。”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