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请你回家吃饭的人,一定要深交!

人间姽话2018-06-21 17:24:56


文 | 韩老白    图 |花瓣    来源 | 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


家宴,才是最高级别的款待。


请我吃饭的人很多,但为我做饭的人却很少。

 

前段时间朋友圈刷屏的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一经播出,就在豆瓣上拿下了8.9的高分。



35岁的待嫁女人因为“吃饭这件小事”而找到了自己生命中那个对的人。



整部片子又美好又甜蜜,姐姐粉们纷纷大呼:原来结婚这么容易的啊?几顿饭就能找到心仪的对象啊。




其实,影片里所演绎的“吃饭梗”真正要诠释的,不是请吃饭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借着“吃饭”映射出“餐桌社交”的本质。



我曾问过身边的很多人:


如果请你最好的朋友吃饭,你会选择哪家餐厅?


得到的答案大多数都是两个字:“我家!”

 

因为职业的缘故,我也经常请人吃饭或者被人请吃饭,基本都是在外面的酒店或者餐厅。


自己每天忙得天昏地暗都是外卖解决,能闻到家里的饭菜香已经是奢侈。


我早年认识一个姐姐,彼此性情相投,一直到现在都有联系,所幸彼此同城,住的也很近。


到了周末,她经常提前约我去家里吃饭,有时候甚至是饭菜快做好了,想起来就call我,碰运气,如果我刚好空,就过去蹭饭了。



每次到了她家,就看见她在厨房里忙碌,我会过去搭把手,彼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们一起洗菜、摘菜、切菜、闻着烹饪中的饭菜香,我真的很贪恋这份真实的人间烟火味,让我能从工作的忙碌和压力里被释放。


有一次,她跟我随口提了一句:


这个汤,我下午3点就开始煲了,到现在3个小时,味道倍儿棒,待会儿你多喝点,很营养的。


我听着她顺嘴说出来的这句话,差点泪奔。




因为愿意为我花钱吃饭的人很多,但愿意为我费心做饭的人却很少。


小姐姐给我的这份款待,是外面再高端的酒店和餐厅都无法媲美的。

 

讲真,家宴,才是最高级别的款待。

 

家宴,是高端社交的标配。

 

那些真正在乎的人,你是不舍得带他们去外面吃饭的,更想带他们去自己家里,用走心的家宴规格来招待。

 

家是一个人的私密空间,更多时候是不愿意被人打扰的,只有自己真正看重的人,才会邀请进来分享这份只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气息。



上世纪六十年代,周恩来总理多次举行家宴,邀请日本著名女子乒乓球运动员松崎君代。


1961年欢送日本乒乓球代表团回国时,周总理特地请松崎到家中做客。


临近结束时,他问松崎:“你父亲喝酒吗?”


松崎回答道:“非常喜欢喝,每天晚上都喝一点。”


周总理于是说:“我手头有瓶好茅台酒,送给你吧。”



周总理对松崎就像是对待自己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一样,松崎恭恭敬敬地将周恩来赠送的这瓶茅台陈酒捧回日本,送给了仍然居住在山村农家的父亲。


1964年,周总理再次邀请松崎到家里做客,这次的焦点变成邓颖超自己下厨做的狮子头。


后来,松崎回忆道,当周总理亲手往松崎菜碟里夹了一个又大又圆的“狮子头”时,她觉得自己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感动到几乎落泪。

 

周总理的两次家宴,使松崎成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这份深厚情谊维持了一生。



家宴是一种高端社交方式,除了在外交中被广为应用以外,在商业社交中也经常能收到出人意外的效果,哪怕是马云这样的顶级富豪也不例外。

 

去年12月,马云赴阿根廷总统家宴(注意,是家宴不是国宴)。


总统跟马云都是一身便装,午餐则由总统夫人安排。随意到绝对只是一个私人的家宴,总统跟马云从国际贸易、电子商务一路聊到足球和电影。


云淡风轻中,把怎么用全球贸易、电子商务以及如何支持中小企业和农民发展,聊得妥妥的。



为什么无论是政界人物还是商业大亨,都如此热衷于家宴这种社交方式呢?

 

因为家宴里所包含的社交空间比在外面纯粹的请客吃饭更大。


在家宴里,不单单是用餐环境和菜单的问题,更关系到客人招待的问题。

 

主人的每一份精心预备、席间的一举一动,对客人细致入微的体察和招待,都能极大促进双方的情感传递,于细微处建立“润物细无声”的坚固情谊。



外面宴请,花的不过是一笔钱而已,但在家中设宴,才是真正花心思的款待方式,是发行社交货币的群演。

有一种秀朋友圈,叫做“我去你家吃过饭”。

 

刚才谈的都是站在主人的角度看问题,如果站在客人的角度,家宴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明末清初的职业作家李渔,就特别善于打造属于自己的高端“朋友圈”。


用什么方式呢?


请人来家里吃饭。

 

他经常邀请政府人物,比如江南织造曹寅(曹雪芹之父);


或者知名企业家,比如“江左三大家”;


还有圈内名人,比如“西冷十字”。

 

他在家宴里,突破彼此关系壁垒的拿手好戏就是“鱼”,而且还是最新鲜的鱼。



他总是要在所有客人到齐之后,才命令人去捕鱼,并用最简单的烹饪方法来烧最新鲜的活鱼,保证鱼的美味。

 

一时之间,江南的各界名流都以能去李渔的饭局为荣。


试想如果换做今天,曹寅在李渔家里大快朵颐后,肯定要美美地拍几张自拍,发个九宫格,然后配上一句话:


中午在李渔老师家用餐,很开心,最后@四爷八爷十三爷。

 

所以说,“我去你家吃过饭”是一种对感情高级的表白。



凭着这份得天独厚的施展空间,让受邀者感受到主人的心意和真诚,从而让双方的关系更进一步,在社交中突破桎梏。

 

从来都是家宴得人心,没有满嘴跑火车的炫耀和套路,而是家宴里潜藏的那份深情与用心。

家宴,是发行社交货币的最高段位

 

罗振宇在《奇葩说》里和蔡康永辩论时,把添麻烦看作高级的社交货币。

 

作为普通人,我们社会上赤条条生下来的,没有任何权利,没有任何资源,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发行社交货币。

 

罗振宇举一个亲身事例。

 

有一次录完节目,午夜两点了,他突然收到一条微信,马东发的,内容是:


今天的录制有没有什么问题?有没有什么建议?请告诉我。

 

作为老江湖,罗胖脑子里瞬间有了4个念头:


一、 马东这家伙真是自找麻烦。


二、 会来事儿。


三、一定是群发的。


四、能做到这么细致,兄弟佩服。

 

表面看起来自找麻烦,不知不觉间就建立了关系。


这就叫发行社交货币。

 

在所有的宴请里,家宴就是发行社交货币的最高段位。


主人和客人都清楚,去外面吃饭更省事儿,在家里做更麻烦,但就是这点儿麻烦,才是精髓所在。

 

我们喜欢去朋友家里吃饭,因为这就像是参加一场令人心底暖流涌动的仪式一样。



她会早早去买菜,一粥一菜的细细烹饪,客厅里摆上最新鲜的水果零食,每一个细节里,都藏着她对我的喜欢和信任。

 

而主人们热衷于家宴,也正是看重家宴过程中,可以有更多的空间去表达自己,让客人来了解自己,从而重新或者更深的确立彼此在社交中的关系。

 

总而言之,如果你想打造自己的核心朋友圈,想要开发高段位的社交玩法,那就为你尊贵的客人做一场家宴吧,用真实的内心面对受邀的客人,尽自己最大的诚意给客人最好的就餐体验。

 

这辈子,一定要珍惜,那个请你赴一场家宴之约的人。


城市很大,未必能找到一个真诚想请你回家吃饭的人。

 

当有人说“明天请来我家吃饭”,意味着他已经把你放在心里。





























































































































































































































































































































































有人说女人喜欢说谎;假如女人所捏攥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税,便很容易致富。这问题在什么叫做说谎。若是运用小小的机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获取精神上小小的胜利,因而牺牲一点点真理。这也可以算是说谎,那么,女人确实比较地富于说谎的天才。有具体的例证。你没有陪过女人买东西吗?尤其是买衣料,她从不干干脆脆在说要做什么衣,要买什么料,准备出多少钱。她必定要东挑西拣,翻天覆地,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不是嫌这批料子太薄就是怪那批料子花样太旧,这个不经洗,那个不经晒,这个缩头大,那个门面窄,批评的人家一文不值。其实,满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杀只时限价钱太贵而已!如果价钱便宜,其他的缺点全都不成问题,而且本来不要买的也要购储起来。一个女人若是因为炭贵而不生炭盆,她必定对人解释说:“冬天生炭盆最不卫生,到春天容易喉咙痛!”屋顶渗漏,塌下盆大的灰泥,在未修补之外,女人便会向人这样解释!“预备在这个地方安装电灯。”自己上街买菜的女人,常常只承认散步和呼吸新鲜空气是她上市的唯一理由。艳慕汽车的女人常常表示她最厌恶汽油的臭味。做在中排看戏的女人常常说前排的头等座位最不舒适。一个女人馈赠别人,必说:“实在买不到什么好的……,”其实这东西根本不是她买的,是别人送给她的。一个女人表示愿意陪你去街上走走,其实她顺便要没东西。总之,女人总是喜欢拐弯抹角的放一个小小的烟幕,无伤大雅,颇占体面。这也是艺术,王尔德不是说过“艺术既是说谎”么?这些例证还只是一些并无版权的谎话而已。 

女人善变,多少总有些哈姆雷特式,拿不定主意;问题大者如离婚结婚,问题小都如换衣换鞋,都往往在心中经过一读二读三读,确认之后再复议,复议之后再否决,女人决定一件事之后还能随时做一百八十的大转弯,作出那与决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无法追随。因为变的急速,所以容易给人以“脆弱”的印象。莎士比亚有一名句:“'脆弱’呀,你的名字叫做'女人’!”但着脆弱,并不永远使女人吃亏。越是柔韧的东西月不易摧折。女人不仅在决断上善变,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别针位置也常变,午前在领扣上,午后就许移到了头发上。三张沙发,能摆出若干阵式;几根头发能梳出无数花头。讲到服装,其变化之多,常达到荒谬的程度。外国女人的帽子,可是一根鸡毛,可以是半只铁锅,或是一个簸箕。中国女人的袍子,变化也就够多,领子高的时候可以使她像一只长颈鹿,袖子短的时候恨不得使两腋生风,至于纽扣盘花,滚边镶绣,则更加是变幻莫测。“上帝给她一张脸,她能另造一张出来。”“女人是谁做的”,是活水,不是止水。 

女人善哭。从一方面看,哭常是女人的武器,很少人能抵抗她这泪的洗礼。俗话说:“一哭二睡三上吊”,这一哭确实其势难当。但从另一方面看,哭也常是女人的“安全瓣”。女人的忍耐的力量是伟大的了,她为了男人,为了孩子,能忍受难堪的委屈。女人对自己的享受方面,总是属于“斯多亚派”的居多。男人不在家时,她能立刻变为素食主义者,火炉里能爬出老鼠,开电灯怕费电,再关上又怕费开关。平素即己极端刻苦,一旦精神上再受刺激,便忍无可忍,一腔悲怨天然的化做一把把的鼻涕眼泪,从“安全瓣”中泊泊而出,腾出空虚的心房,再求接受更多的委屈。女人很少破口骂人(骂街便成泼妇,其实甚少)很少挽袖挥拳,但泪腺就比较发达。善哭的也就常常善笑,迷迷的笑,吃吃的笑,格格的笑,哈哈的笑,笑是常驻在女人脸上的,这笑脸常常成为最有效的护照。女人最像小孩,她能为了一个滑稽的姿态而笑的前仰后合,肚皮痛,淌眼泪,以至于翻筋头!哀与乐都是常川有备,一触既发。 

女人的嘴,大概是用在说话的时候多。女孩子从小就往往口齿伶俐,就是学外国语也容易琅琅上口,不象嘴里含着一个大舌头。等到长大之后,三五成群,说长道短,声音脆,嗓门高,如蝉噪,如蛙鸣,真当得好几部鼓吹!等到年事再长,万一堕入“长舌”型,则东家长,西家短,飞短流长,搬弄多少是非,惹出无数口舌:万一堕入“喷壶嘴”型,则琐碎繁杂,絮聒唠叨,一件事要说多少回,一句话要说多少遍,如喷壶下注,万流齐发,当者披靡,不可向迩!一个人给他妻子买一件皮大衣,朋友问他:“你是为使她舒适吗?”那人回答说:“不是,为使她少说些话!” 

女人胆小,看见一只老鼠而当场昏厥,在外国不算是奇闻,中国女人胆小不致如此,但是一声霹雷使得她拉紧两个老妈子的手而仍战栗不止,倒是确有其事。这并不是做作,并不是故意在男人面前作态,使他有机会挺起胸脯说:“不要怕,哟我在!”她是真怕。在黑暗中或荒僻处,没有人,她怕;万一有人,她更怕!屠牛宰羊,固然不是女人的事,杀鸡宰鱼,也不是不费手脚。胆小的缘故,大概主要的是体力不济。女人的体温似乎较低一些,有许多女人怕发胖而食无求饱,营养不足,再加上怕臃肿而衣裳单薄,到冬天瑟瑟打战,袜薄无蝉翼,把小腿冻得作“浆米藕”色,两只脚放在被里一夜也暖不过来,双手捧热水袋,从八月捧起,捧到明年五月,还不忍释手。抵抗饥寒之不暇,焉能望其胆大。 

女人的聪明,有许多不可及处,一根棉线,一下子就能穿入针孔,然后一下子就能在线的尽头打上一个结子,然后扯直了线在牙齿上砰砰两声,针尖在头发上擦抹两下,便能开始解决许多在人生中并不算小的苦恼,例如缝上衬衣的扣子,补上袜子的破洞之类。至于根蔑棍,一上一下的编出多少样事物,更是令人叫绝。有学问的女人,创辟“沙龙”,对任何问题能继续谈论半小时以上,不仅不令人入睡,而且令人疑心她是内行。 


你可能错过的精彩内容


  • 听说,深圳有一座人间地狱,埋葬了无数年轻人!

  • 人间至恶-魇昧术和「采生折割」!

  • 寿衣裁缝的灵异经历:尸体自己跑回当初毙命之地!

  • “实话实说”的崔永元,这一次把娱乐圈的天捅破了!

  • “蠢货”崔永元疯了,比他更可怕的竟是他背后这个消失的女人……

  • 别乱拿“别人”东西,否则......


    点击图片有更多惊喜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