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改嫁?还是守寡?罗胖还能给papi酱多少高潮?

meangirls2018-06-19 16:56:12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不想再做半吊子的女青年连萌~


文章转自极有节操的公号:撕蛋(id:stud178)

GG关注小日很久了,后台留个言,居然理我并且给我开白了!都没有爆照哦,所以是很纯洁的KOL和粉丝的关系,for now...

改嫁?还是守寡?

罗胖还能给papi酱多少高潮?

文:小日

关于作者:【小日】

科技公司COO,著有CCTV中国好书《云端经济学》,创投圈最懂情感的艺术家。新浪微博@小日先生2016,个人微信公众号:撕蛋(id:stud178),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今天,是站在男人立场写这篇文

我已不关心罗胖和papi酱许久

最近实在又看不下去

大日爷开始二涮罗胖子了


(一)

我一直想管住自己。

但我确实没忍住。

虽我和papi酱没半毛钱关系,但我还是写下这篇文章。

其实,对我和罗胖而言,如果不是在这时代狭路相逢,或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抛弃罗胖投资papi酱前前后后的内部消息不说(经纪人和投资人之间观念不同),丢弃罗胖8000元一张脑残招标会费不谈(成功把大众当懵逼),且从男人对女人的角度,


请问,罗胖你这样做对么?


从今年3月1200万投资papi酱,到4月21日“从骗局到做局的,左手倒右手”的2200万元集体甲方离席天价拍卖会到7月11日所谓8个平台2000万人尴尬直播……我一直相信您的聪明才智,我一直对您在许知远《十三邀》里所体现出的求钱若渴中年危机感同身受,燃鹅,

一、我没看到您对papi酱清晰的艺人布局;

(说到这,金牌经纪人杨铭要急了)

二、没看到在您投资后papi酱内容品质的提升;

(说到这,中国软实力研究中心创始合伙人、全宇宙最智慧美貌聪明的女人脱不花该急了)

三、我更没看到papi酱从屌丝女神向高贵女神的转变;

(说到这点,《合伙中国人》评委代表,更渴望别人称他为“美食家”的徐小平该急了)

我不知道罗胖到底都对papi酱做了什么?

说好的资源的资本呢?

说好的合力呢?

说好的每一次都是伟大的时刻呢?

我所看到的只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papi酱,一个嫁错人的怨妇,尴尬且无奈。

说实话,对文化传媒公司而言,对网红公司而言,这样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尴尬的papi酱/《庄子》:尾生,抱柱而死


(二)

说实话,我一直构想papi酱背后的世界。

记得一次聚会。

一群明星朋友过生日,他们问我,大熊你关心papi酱么?

我当时说的原话是:


我只关心她身边的男人,一是她老公,如何和全国第一网红赤身相对;二是罗胖,如何能给全国第一网红真正的价值。而事实上,她老公我不理解,而罗胖的价值,我没看到。我看到的只是罗胖一次次用papi酱的号召力来强化自己、包装自己、解救自己。


原谅我用了解救。

在我看来,在和罗胖/徐小平的资本婚姻中,papi酱压根不像合作者而像道具,在罗胖思维枯竭时,在罗胖需要透支资源来为新产品“得到”摇旗呐喊时,papi酱才被放出来。

写到这,我特想问罗胖,你一直把papi酱当papi棋对么?

我也特想问问杨铭,你就这样看着papi酱被人使唤对么?

 


你就这样静静地看着papi酱被人使唤对么?


(三)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所以,我们看到脱不花说的“我们的耻辱”。

昨天,一篇名为《逻辑思维CEO后悔了:投资papi酱是我们最大的耻辱?!》在朋友圈疯传,然后迅速删掉。我本以为这次papi酱又要换什么姿势让大众更好的进入高级的游戏环境,结果只看到所谓:“我跟罗胖商量,投资这件事儿要画句号了,再也不能做了。不是我们投得不好,我们投的都是很好的公司,但就是因为他们太好,投资上我们可能要赚很多钱,我们就容易受到诱惑。所以,这是我们的耻辱,为什么?说明你没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该干的事情上……

这样简直是模棱两可的车轱辘话。

用文字游戏去理解就是概念转换了好几轮,简单说就是:


我们错了,但其实我们没错,因为我们太对了,投资太好了,所以收入很好,因此我们会受到诱惑,我们觉得是不对的,我们应该抵制诱惑做真正具有使命感的事


这逻辑除了有着某种流传于VC圈的似曾相识语感外(“我们再也不让徐小平同学冲动投资了”),只有三个字:

不,要,脸。

正是因为这样不要脸的论断,papi酱又成了炮灰,成为逻辑思维推广“得到”而借用的伎俩。燃鹅,

人家papi酱和“得到”有半毛钱关系吗?

用诋毁papi酱来推广“得到”真的好吗?

 


我们应抵制诱惑做真正具有使命感的事


(四)

一直以来,罗胖都很焦躁。

我之前提醒过罗胖,人不要焦躁,要冷静。


冷静才有机会,冷静才不方。


燃鹅,从招标会上的说错话到仓促的线上线下小规模做局假拍,罗胖早已失去民心。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

失去民心的人该咋办?

很简单,就是找哥们搭台唱戏,以挽自尊。

所以,我们看到收费阅读的《李翔商业内参》(观点LOW到爆,只适合780后企业家),和菜头的《槽边往事》,还有《雪枫音乐会》……看起来热热闹闹,其实就是受了委屈的罗胖拉着一群老哥们涮火锅,然后顺便开个直播,割羊毛,粉丝快给钱。


这样真的好吗?


因此,在我看来,脱不花那篇《内容创业上 罗辑思维趟出这样的路与坑》里提到的罗胖三步走,从“魅力人格体时期”、“内容电商时期”到“付费内容聚合”,看似很快,但其本质是大众已不买账了,不得不求变,这不是本事,而是无奈。

所以,我们总感慨,人都是逼出来的。

至于脱不花说的那句:“很多内容电商死于供应链,当你不能建立一个完整的供应链系统,内容变现只能是兴趣爱好。”也只是在做一件过气的事。


对不起,脱总,或者李总。


其实您说的这点,在罗胖决定投papi酱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很早就质疑过缺乏供应链的逻辑,如何支撑网红的持续高潮。

并且,我一哥们,也就是最新一季《赢在中国》的电商组冠军请出价网红供应链CEO张帅从去年早就开始做了,并且人家早已经超过内容供应链本身,做到“根据网红气质、粉丝喜好度而实现定制化衍生品生产线的全方位供应链打造”。

无论是漫威唯一授权的钢铁侠1:1模型,还是和谢娜那档《暴走法条君》合作的法条君手办,在供应链的层面,张帅早已比您走得更深、更远。

不吹牛逼,《赢在中国》8月4日开播,您可以看看。

至于,如何证明我确实有说过?

历史无人能假设。

 


冷静才有机会,冷静才不方


(五)

一直以来,我都特想罗胖亲自找我。

让自己PR团队盯着我又不来三里屯找我是什么鬼?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罗胖和脱不花,包括徐小平、杨铭之类的错了。下面说说我的观点:




第一个错误:把钱太当钱了。

粉丝真是羊群吗?

一定要马不停蹄割羊毛吗?

不觉得纯粹要求粉丝买单的玩法太LOW了么?

这里有两个逻辑,

  • 第一个逻辑,因为逻辑思维粉丝量庞大,且并非全是高质量,所以,冲动消费最用用,并且,必须要用尽一切办法用多次割羊毛的方式去尽快套现,所以,当脱不花说到那句“中产阶级有钱后干什么”,说到那张所谓“收费阅读”的王牌时,我就呵呵呵呵呵了;

  • 第二个逻辑,逻辑思维和粉丝的关系真的不强,无论是“魅力人格体时期”、“内容电商时期”还是“付费内容聚合”,逻辑思维和粉丝的关系还一对一的买卖关系,简单说,就是粘度不够,下沉不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改变粉丝的日常。

这里说到的日常,就是没有改变粉丝的心智,简单说就是,逻辑思维不够深入,无法触碰到粉丝内心深处关于“生活的热情、生存的力量和生命的信仰”的感知,逻辑思维对粉丝而言只是一个软催眠(人工智能也称之为“冷安慰”):

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幻觉

一种以为听逻辑思维买几本书就等于有学问的错觉。

所以,逻辑思维对钱的理解太简单了,内容生产者确实需要钱,但这里的“钱”不一定等于现金,如果你懂得西方布道者和古典教育家的方法论,你会明白,一个受益于你的人,最后因为感恩而主动的反馈,要比现金(钱)的价值贵重很多。

 



第二个错误:收费不等于内容好。

脱不花有个逻辑,自以为形成了一个闭环,为方便大家理解,我整理一下。

她认为“用户支付”了,就会“选择好的东西”,就会“对内容有要求”,然后让内容生产者更“专业”。

她忽视了一点,内容生产者本身的人格和知识能量才是最重要的,是十分考验内容创作者的能力的,她的逻辑简直是本末倒置。

是你内容好,观众才有可能买单;而不是观众买单,观众挑剔,你就可以内容好。

而所谓以一年为周期订阅所说的方便内容原创者“下车”更是胡扯。

什么叫原创作者知道如何下车才会上车?

什么叫原创作者写到没有能力写的时候需要下车?

对一个真正有实力的创作者而言,只要有一个读者,就会努力用心写下去。

脱不花请不要侮辱内容原创者的职业道德,好么?

 



第三个错误:对中产阶级的偏见。

这点其实不能怪逻辑思维。

毕竟,他们主流受众群不是中产阶级,回到话题本身,对中国中产阶级而言,要解决的不是他们花钱买什么,更不是怎么花钱才显得高尚。

而是应该鼓励并培养他们的自主输出能力,即:中产阶级的写作表达能力、中产阶级自我观点和能量的释放能力,以及,为中产阶级找到应对自己尴尬身份、地位和角色的系统帮助。

纯粹贩卖过气的“收费内容”并不能让中产阶级买单。

相反,如果我是逻辑思维,我会为中产阶级创造更多的发声平台。

并且利用自我号召力,鼓励中产阶级积极参与国家问题的解决中。

这才是网红的正能量。




第四个错误:收费内容与免费时代的矛盾。

我不知道中国软实力研究中心创始合伙人脱不花同学有没有关注过亚马逊模式。

越是好的内容其实越应该免费,关于免费,市面上的图书很多,就不一一说了。

在我看来:

越好的内容恰恰越应该免费,因为只有免费,才能吸引更广阔阅读群,他们之间所产生的信息交流数据(专业上所说的:非结构化数据)其实要比收费本身更具价值,因为通过数据,我们不仅可以更好的为不同类别的用户服务,并且提供更高收益的服务内容。

我从不认可一个真正懂互联网的人会告诉我,内容收费要比数据有价值。

我更不认同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收费是合理的。

我举个栗子,大家都知道百度文库在淘宝有专门卖号的吧?大家也知道一个人如果花钱订阅了《李翔商业内参》后完全可以截屏发朋友圈分享给他人吧?

这样一来,收费就是多此一举。

装逼又不卖座的事,很尴尬。

 



第五个错误:顾此失彼的战略失误。

在这个时代里,最好,也最糟烂的,就是热点越来越集中。

简单说就是以前可能一周多个热点,现在一周就那么一个热点,你很容易坐头牌。

能坐上头牌就有流量,就有一切。

我有时觉得罗胖太分散了,投资要分散,请参考我写的《福布斯》恪守的投资法则:要真爱,先备胎》,但做产品不要分散,要专注。

做网红,更需要专注。

这其实就是我很害怕将公司做大的原因。

当罗胖无论做局也好骗局也罢将papi酱推上风头浪尖时,罗胖其实已抓住了热点,papi酱也成了头牌,但是,罗胖竟没乘胜追击,而开始陆续走神,这就是我在本文开头写到的三不见,不见清晰布局、不仅品质提升,不见身价转变。

这种失落感别说papi酱,连我都方。

而在一个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片刻,罗胖又哩哩啦啦攒了好几个局,李翔、和菜头、雪枫,还有最近的李叫兽,如此马不停蹄的摘芝麻丢西瓜真的好么?

恐怕,今天papi酱的心情就和马佳佳看徐小平投papi酱时表情一样。

可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六)

焦躁的罗胖+傲娇的脱不花=进退两难的papi酱。

改嫁?还是守寡?我不知papi酱怎么办?

所以说网红不好做,枪打出头鸟,何况中国第一网红。

这里我打算和papi酱普及下姿势,

  1. 其实,在我看来,网红是炒不出的。网红正是因为网红,所以必须要比任何人更努力,你要多看书,要多学习,哪怕学学红烧肉小田田也好,要长进。Papi酱的事业线除了和罗胖有关,也和自己有关(别想歪)。

  2. 在我看来,网红持续的价值在于通过自我的知识架构而形成一个筛选机制,把有用的信息,以让粉丝可接受的方式,传递出去,这才符合你们脱总说的“省时间”。

  3. 因此,其实一个网红的价值是跟她本身的学识、知识、见识对等的,当一个网红只能通过逗逼段子去吸引大众时,那就别指望大众真正有足够的消费力。

这就是尴尬的局面。

当然,前几天和朋友吃饭,也有说到papi酱的出路问题,就算网红吃的是青春饭,但也请没有太多本事的网红找准自己的位置。

其实papi酱只要罗胖认真点多好做啊。

这就是我想不懂的原因:


papi酱分明一张苏菲玛索的脸,为啥要去做谐星?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啥非要被罗胖利用,为“得到”当炮灰?

明明气质脱俗高贵优雅,非要被人说成“耻辱”?


这难道就是狗日的社会,日狗的命吗?


罗胖,请尊重下papi酱好吗?

脱不花,请尊重下女同胞好吗?

 


papi酱分明就是中国版苏菲玛索


最后,考虑到papi酱是中戏才女,我好几个朋友都是中戏的。虽然我电影选角和合作伙伴一般都挑北影导演系和文学系的,但按江湖中人的规矩,我还是要以一首海子的诗歌《秋》送给papi酱: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当你可以跟一个人不说话,分享片刻寂静,且不会觉得尴尬,那一刻你就会明白,你遇到了对的人。《低俗小说》


珍视你的每一次阅读,犒赏你的高级味蕾

期许你在午夜梦及所爱,天亮之前有所待

【几枚横炮】

① 我终于痊愈啦!来咱们隔空干杯一个

你们看自杀小队了么,我好想看!!!

今年万圣节准备搞一套Harley Quinn玩玩

④ 周末上一个Game of Thrones的视频

- 完 -


#meangirls不定期更新

暑假不小心过了一半,你们都干嘛了?

BE WEIRD,BE FUN,BE WITTY 

☘ 小古怪  小乐趣  小灵感 ☘


有节操有效率有营养的实力派女青年


公众号:girlsaremean
微信号:twomeangirls

微博号:2meangirls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