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雪夜妄评一周年|答吕文蔚同学,教育蓝翔化和新闻民工化

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2017-11-17 03:58:18
新闻民工这个词跟“新闻教育的蓝翔化”是对应的,同构共生,当你完全以技术化的思维来看待新闻工作,把评论当成码字,编辑当成复制粘贴,采访当成简单记录,摄影当成拍照,而没有思想的投入,没有更多的关怀,没有跟这个大时代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关怀和理想,那就是技术活儿,自己的工作也就“民工化”了。新闻教育源头上的蓝翔化,自然会带来从业的新闻民工化。



曹林老师您好,我叫吕文蔚,是一名新闻系的学生,平时很喜欢看您的评论,觉得您特别有思想,我最喜欢您的暖评。很抱歉打扰您,因为有些问题一直困扰我和我同学,所以就想请教您。我是一名大二的新闻系学生,现在学了采访和写作课程,我们学写消息、特稿,但是又发现如今新媒体盛行,新媒体的“文风”和传统媒体差别又很大,我们努力去学的都是传统媒体写作方式,毕业后岂不是还要从头再学新媒体方式?当初进入这个专业就是希望能进报社,不过看现在形势,毕业后很难进入传统媒体。在学校学的东西很多都以报纸为例,很多东西都不适用现在的趋势,有些人说新媒体一些技能集中培训几个月就会了,那我们新闻系的优势又在哪里呢?比起其他专业的学生,我们是不是只有一些“过时”的“坚持”呢?我知道这么想挺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将毕业的学生来说还挺实际、挺重要的。我在这个专业学了一年多,有时又觉得很迷茫,老师教的东西和在新闻上看到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这也许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吧!该如何去理解、接受这种差距呢?希望曹老师能看明白我这些混乱的问题,并且有空指点迷津,谢谢老师啦。

曹林给吕文蔚同学的回复


害怕自己学的东西“过时”,迷恋新的“文风”新的写作方式,这完全是一种蓝翔化思维。蓝翔技校,学挖掘技术,得密切跟踪挖掘机领域的最新技术,斗容量,总功率,工作重量,液压正铲,掘进力,破碎力,斗杆挖掘,等等――掌握最新技术,活儿好,才能开好最新型的挖掘机,在挖掘机领域保持竞争优势。新闻教育跟挖掘机教育不一样,虽说采写编评也是技术活儿,但技艺思维只占很小一部分。所以,不能以蓝翔技校思维来看待新闻教育,不要把自己所学的东西给蓝翔化。

 

拿新闻摄影来说,你以为新闻摄影是一门技术吗?会按快门,掌握最先进的技术,把照片拍得很好看,光影效果完美结合,就可以成为一个牛逼的摄影记者了吗?当然不是,本报著名摄影记者贺延光说过一句话,这个时代按快门成了一件最简单的事,而什么时候按,成了最复杂的事。贺延光记录了这个时代、产生了巨大影响的那些新闻摄影作品,无论是“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小平您好”,还是“SARS病房”、“民主进程”等等,之所以触动人心并被作为经典写进新闻史教科书,都跟技术关系不大,而是敏锐的新闻洞察力,包含着记者的独到观察和问题意识。贺老师经常对学生说:如果你是一名摄影记者,照相机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的脑力、眼力和体力。当一名合格的摄影记者,你要习惯去研究社会、关注别人,要懂得生活常识,富有同情心,还得有韧劲儿。

 

翔化教育也许能教你拍出一张很美的照片――现在人人有手机,人人都会用手机拍照,美颜功能更能调出你想到的任何效果。可是,新闻摄影却需要超越技术的专业教育,会拍照只是最末的,关键是新闻判断。新闻摄影如此,采写编评都是如此,不要迷恋那些新媒体技术,那只是雕虫小技而已,新媒体自媒体只是一种传播渠道和技术表现,而不是内容。这么多年来,新媒体技术更迭几代了,只是技术层面的迭代,对传统的新闻内容生产过程并没有产生什么冲击,并没有带来增量,并没有贡献新的知识。采写编评还得那么采写编评,你不能说,在新媒体自媒体上,就不要采访了,就不要核实了,就不要遵循基本的新闻写作规律了,就不要多条信源交叉印证了。在新媒体时代,深度新闻就不用像过去那样“用脚采访用笔还原”了,用个无人机,耍个机器人,就可以完成一篇深度调查了。还是像传统那样,深入新闻现场,离现场近些再近些,通过多方采访进行核实。

 

些过时了吗?当然没有。如果你看到新媒体做深度调查和新闻采访时不是这么做,不去新闻现场而是靠打电话,只看了网帖就仓促下笔,不加求证就迅速弹出新闻,诱人的标题下并无新闻内容――那我告诉你,不是你的老师教错了,而是新媒体做错了;技术再迭代,传播平台再更新,但基本的新闻内容生产会保持着不变规律和逻辑。再过五十年,一百年,采写编评新闻生产的基本学问都不会过时。变的可能是浅层那10%的表现手法,不变的是那90%深层次的基本生产逻辑。就像新闻评论写作,再过五十年,新闻评论也不能不讲逻辑。今天的新闻评论跟一百多年前的新闻评论在写作上有多大差别吗?没有,这种基本面不会变的。网红那样的评论表达,只不过是语言表达的问题,而不是评论核心文体特征的变化。

 

实话,如果用这种害怕“过时”的心态去学习,永远学不好。媒体新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了,隔段时间就会出现一种新技术,没几天就会生产出一批新名词新概念――你跟得上吗?你学的时候还是新的,可到你工作的时候,早就过时了。再新的东西,什么浸媒体啊,人工智能啊,ARVR啊,到你工作的时候可能都OUT了。那你怎么办呢?啥也别学了。新闻行业沉沦的一个标志,就是越来越多离新闻很远、不知所云的新术语新概念充斥于各种装得很高端的论坛,新术语对应的不是进步和变革,而是肤浅和浮躁的象征。

 

常有人用“新闻民工”这个词来自嘲自黑,本意是想抱怨自己工作很辛苦,工资又低,社会地位也越来越不体面,是个体力活儿。――我倒觉得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新闻民工这个词跟“新闻教育的蓝翔化”是对应的,同构共生,当你完全以技术化的思维来看待新闻工作,把评论当成码字,编辑当成复制粘贴,采访当成简单记录,摄影当成拍照,而没有思想的投入,没有更多的关怀,没有跟这个大时代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关怀和理想,那就是技术活儿,自己的工作也就“民工化”了。新闻教育源头上的蓝翔化,自然会带来从业的新闻民工化。


 

是新闻无学,而是教新闻的不学无术,学新闻的无术无学。新闻是有学的,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也专门写过文章,他的学不是表现在像经济、法律、社会那样一套理论化、系统化、框架化、学术的体系,而是一套思维,是多学科交叉积累所形成的一套还原事实、看待社会的思维方式,以客观还原事实为中心,学生在经济、法律、社会、历史等多学科的学习中养成一套多元视角,敏锐地洞察到社会的微妙变化并把它记录下来,多学科的交叉融合,使你具备了这样的思维:多角度看待,保持客观;多角度审视,能发掘到单一角度看不到的新东西――这就是新闻学的核心学问。这就是学科的核心优势啊,这种优势不是靠在媒体实习几天可以习得的,也不是有其他学科背景的人立刻能具备的。

 

要好高骛远,读书太少却想那么多,新媒体文风啊,过时啊,学的东西有什么用啊,新闻理想跟现实的距离啊――这些问题不是你你需要想的。人在每个阶段应该在那个时候应该做的事,你读新闻系,大二,就应该好好读书,读一些看起来没用的书,多去听其他专业的课,不要急于实习,不要让自己过度社会化,不要急于想就业的事。读书时不好好读书,想工作,工作时不好好工作,想回学校读书,这个阶段想那个阶段的事,永远学不好也做不好。

 

天对我个人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雪夜妄评”一周年,去年这个时间的一篇评论激起了不小的争论。我从不怕争议,我怕的是死水一潭;我也不怕批评,比批评可怕的是根本没人看你的文章。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借给吕文蔚回信的机会表达我近来一些小小的思考,求板砖。握手,共勉!



复制这条信息,打开手机淘宝即可看到【我剁手都要买的宝贝(【限量亲笔签名套装】曹林时评系列-时评中国+北大熏出来的评论套装2册李培根院士(根叔)敬一丹 白岩松联名推荐 理性看时评),快来和我一起瓜分红包】¥AATLNcQg¥http://e22a.com/h.bqXJZp?cv=AATLNcQg&sm=1054ad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