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微水狂澜(十八)

顾三章2018-06-21 22:55:36

韦蕴笑的“好朋友”赵凛冬出去给他买菜了,只剩他一个人在阴寒湿冷的屋子里发呆。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体验,在很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滴水成冰的冬天,他被放在同样破旧的家里,一个人一呆就是一整天。

记忆里的冬天好冷啊,有时候把被子裹在身上也捂不暖,握着铅笔写作业的手指很快就冻成胡萝卜了,红肿胀痛到没有知觉。这时候他就把手指压在屁股底下捂一会儿,稍微暖一点,便又痒又痛。

韦蕴笑就慢慢吞吞地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作业,他一点都不着急,知道写到天黑,王音音就会回来了。那时候王音音已经下岗很久了,找了个轧花厂的零时工做着,一个月就几百块钱的收入。

为了省一点钱,她连家里的米饭都要带到厂里去蒸。蒸米饭的时候,在铁饭盒里放一个咸鸭蛋,她自己中午就着咸蛋白吃一点米饭,把蛋黄省下来给笑笑晚上吃。

韦蕴笑从床沿滑了下来,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他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似乎这样天就会立刻黑下来,然后王音音就会回来了……

过了好久好久,韦蕴笑蹲得腿都麻了,门被推了开来,赵凛冬拎着一堆塑料袋,奇怪地问:“你蹲地上干嘛呢?”

韦蕴笑抬起头,眨眨干涩的眼睛,看向亮堂堂的门口,看清楚是赵凛冬后,他用力大笑起来:“我啊?我在做梦呢。”

他想站起来,脚底下踉跄了一下,看来是蹲得腿都麻了。赵凛冬抢上前去伸手把他拉起来,“要做梦就去躺着睡吧,我去把米饭煮上。”

这个中午,赵凛冬果然煮了香喷喷的咸肉菜饭,肉油浸润到米饭里,盛在碗中,翠绿剔透。两个人相对坐着,呼噜呼噜各吃了两大碗。

赵凛冬看着韦蕴笑埋在饭碗里苦吃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一只第一次吃到罐头的猫咪,贪婪又凶狠。

他的心里升起一种毛茸茸的喜欢,就像看到小时候想捡回家却不被允许的小动物。特别是看着韦蕴笑脏兮兮的头发,他居然还想给他洗一洗。

还好,赵凛冬没有真的昏了头,他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这是一个人,这是一个人”,这才没有说出不该说的话。他很有些遗憾地问韦蕴笑,要不要自己帮他烧点热水,好让他洗洗干净。

韦蕴笑霎时脸色通红,他尴尬难堪地直摆手:“我自己烧,自己烧!”

他像是想要让赵凛冬走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样,直愣愣地为难地看着赵凛冬。

赵凛冬被他盯着,原本饶有兴味的心情,一点一点冷静下来。他有点不舍地站起来:“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他像每一个背着家长在外面偷偷养了小动物的小朋友一样,恋恋又担忧地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而留下来的韦蕴笑,从地上的一堆杂物里,翻出来一面小镜子,仔细地左右照了照,果然自己脏乎乎的。

于是他跑来跑去烧了水,拿了脸盆毛巾,趁着正午气温高一点,小心翼翼地避开着伤口,将一头油腻脏污的头发洗得清清爽爽,身上好皮好肉的地方也擦了又擦。

他还将一地垫着放东西的报纸都收拾掉了,把书摞在唯一的凳子上。而剩下的那些杂物,他很有些为难,不知道要怎么放才能显得不那么乱。最后他只能归置得整齐一点,放在角落里。

他想到赵凛冬说明天还来,心底暗暗希望自己看起来干净一点,可以给他留些好印象。

有时候少年人的自尊心,总是在微小而莫名的地方固执。

赵凛冬说了第二天来,第二天果然就来了。他不仅跑得不是一般地勤,还从家里顺了他奶奶做的八宝辣酱、香肠、香菇鸡丁等等各种小菜。搞得老太太都问了他好几次,最近在搞什么鬼。

“我养了个猫呢。”赵凛冬丢下这句话,抱着老太太新做的豆沙汤圆就跑了。

“小王八蛋又鬼扯,谁家养猫喂汤圆的?”已经七十多岁的赵奶奶,气喘吁吁地举着鸡毛掸子要抽他,却撵不上这个不肖子孙。

潘柳也提了好几次,这几天都没看到赵凛冬。这天,他打台球的时候又提了一句,张一龙嬉皮笑脸地凑了上去:“赵凛冬最近有点忙啊,天天往九里巷钻。”

潘柳扫了他一眼,很有几分兴趣地问:“哦?”

张一龙见潘柳的神色意味不明,凑得更加近一点:“听说有人看到他这几天天天去九里巷,和那个胖狗的同学,就是欠您钱的那个混在一块儿。”

潘柳哼哼地笑:“听说?”

张一龙立刻骇得脸色都变了,他哪里是听说的,就是他让人留意赵凛冬的去向的。自从在赵凛冬手里吃了亏以后,他没有一天不想报复回来。但是他打又打不过赵凛冬,暗算也没把握。最近觉得六哥对赵凛冬的一味偏袒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这才凑上去多了几句嘴,没想到六哥只是不阴不阳地笑了几声。

他的心砰砰狂跳,怯懦地弯下了腰,但是许久不见六哥有别的意思。他迅速抬头小心翼翼瞄了六哥一眼,确定六哥并没有真的不高兴。他暗暗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潘柳对赵凛冬的态度,变得微妙了。

这个时候的赵凛冬,正站在韦蕴笑家前面的空地上,往火烧心里填旧报纸、干树叶,给他烧热水灌热水袋——电热水壶费的电,已经让韦蕴笑不舍得用了。

“这房子太阴了,冻得人都要坏了。”他将热水袋灌满,塞好塞子,拿毛巾包起来,塞到韦蕴笑的怀里。

韦蕴笑脸上的伤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青紫斑痕都褪了,只剩下浅浅的黄色瘀痕。

他被赵凛冬好吃好喝养了几天,看上去精神也好了不少,此刻抱着热水袋,缩在被子里疯狂地写卷子。

赵凛冬看了一会儿,完全看不懂,索性不去看他,自己坐在床的另一头,把脚塞进被窝里,一个人叠报纸玩。

韦蕴笑做完一张卷子,抬头呼出一口气,看看床尾的赵凛冬,已经叠了一堆飞机、小船、兔子。

他好笑地问赵凛冬:“这么无聊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做试题?你们昨天发了几套卷子?”

赵凛冬不小心,“哗啦”一下把手里正在叠的花篮撕破了。他若无其事地放下报纸,面不改色地撒谎:“我等会儿回家做。”

韦蕴笑觉得赵凛冬这天走得特别早,虽然他总觉得赵凛冬逃课来看他不太好,但当他真的早早要回学校点个卯时,他又有种说不上的失落。

这种失落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多钟,他刚刚换了热水袋里的热水,窝进被子里的时候,手机响了。

王音音的声音在电话那头特别飘:“宝宝,你好不好啊?”

韦蕴笑鼻子一酸,眼泪骨碌碌淌了下来。他尽力用正常的声音讲话:“挺好的,我每天小测验都满分呢。”

他们谁也没提那混乱的一天。他不问王音音后来有没有挨打,王音音也没有问他身上的伤痛不痛,因为彼此都知道,问了又有什么办法呢?索性当做没有发生过,绕过去假装大家都很好。

小屋子里的灯很快就暗了,韦蕴笑早早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他手里抱着赵凛冬给他带的热水袋,很暖。在黑暗里,他的脸在枕巾上蹭了又蹭,把泪痕擦得干干净净。

他枕着半边脸的手臂又瘦又柴,昭示着他只是个青涩少年的事实。他还不是个成年男人,但就算在梦里,他也在咬着牙发誓要快一点长大,长出力气和肌肉,长出打不倒的骨头。

长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微信公众号:顾三章

新浪微博:顾三章

侏罗纪世界2

主演:克里斯·帕拉特 / 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 泰德·拉文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顾三章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