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童年的童话

你听得到吧2018-06-21 15:17:20

  


元旦前后,杭城大雪。在清晨醒来,翻微博,看到有人在写童年往事,不禁也想起儿时的村庄,那刻落雪掩盖了公交车的报站声,一切寂静美好。

那个小村庄背后是连绵的群山,村前是一条在山腰凿开的马路,下面就是很大的水库,是背山面水的好地方。十二岁搬家之前,这是我的天地。

那时的冬天,似乎比现在更冷,也更温暖。寒风在屋檐下刮出冰凌,在池塘水面上雕出花纹,在枯草的根茎上凝结出白霜。但记得最清楚的是同学们拿着热水袋在教室走廊上晒太阳,穿厚厚的棉鞋放在火炉上暖脚,有猫在身旁经过。黑夜行路,伏在大人宽厚的后背,伴着手电晃来晃去橘黄的光,踏在高低起伏的石板或泥路上。春节老人都在,亲朋满座,圆桌上摆满碗碟,酒气和着欢声笑语,屋外大雪压弯青翠竹枝,爆竹声此起彼伏,我还以为这些很快消逝的东西会永恒。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棉花结铃开裂,稻谷麦子抽穗结实,大人们很忙碌,但与我无关,我晃荡在稻田里,咬着夏末的棒冰,偶尔拿起镰刀割稻子玩,黄色的稻叶割破皮肤,打谷的机器轰轰作响,谷子在里面活蹦乱跳,麦秆做成的哨子叫声清脆。玉米已被秋阳烤熟,露出金灿灿的牙齿,大家窝在一起把颗颗玉米从棒子上剥下来,为吸引住小孩,大人会讲吓人的鬼故事。远山秋色渐浓,松针落地,是引火的好材料。炉灶里煨着烤玉米和红薯,香气袭人,打谷场上遗留的黄豆在一场秋雨后饱胀发芽,孩子们捡起嫩芽,可以做一盘菜。

最爱的是夏天,房前屋后的水果们都熟了,火红的石榴,黄梅青桃,墙角攀沿至屋顶的葡萄挂满枝头,摘下来时还带着阳光的温热。夏天是属于水的,雷雨浇在荷叶上,留下滚滚的水珠,摘下青色的莲蓬,剥出清甜的莲子,我们在池塘石堤的缝隙里摸螺蛳钓黄鳝,水库开闸,露出水库底的鹅卵石,形成条条溪流,傍晚时都是游水的少年。夜晚星空如洗,银河闪烁,在庭院里纳凉,点燃菖蒲做成草把子驱赶蚊子。夏初,覆盆子成熟,田垄林间,鲜红欲滴,是我们最挂念的味道。

春风吹来燕子,在屋檐下衔泥筑巢,万物苏醒,农忙时节,印象中学校还会放几天假,稍大点的孩子们会帮大人拔秧插稻,戴着斗笠,双脚陷在温软的泥水里,指间有滑腻的触觉,暗暗担心不要碰到蚂蟥,水面上漂浮着像西米露一样的蛙卵,过不多久,它们就会变成找妈妈的小蝌蚪。春水暴涨,池塘水满溢出来,经过沟渠,从高处流往低处的池塘,鱼儿趁机开始大逃亡,孩子们就在沟渠边设卡拦截,偶尔能抓到大鱼。野外荠菜飘香,山间映山红带着酸涩的甜味,春笋冒尖,清风拂面。

就连在学校的日子也是灿烂的,在那里我度过了学前班和一到三年级,校园里载满了或粉或白的木芙蓉,有两棵参天大树,大家都喜欢捡它的叶子来比赛,看哪根叶柄更坚韧。摆了两张水泥砌成的乒乓桌,白天是我们驰骋的战场,放学时是我们做课后作业的桌子。呼朋引伴的友谊,两小无猜的情愫,我们是长了鳞片的游鱼,是做布朗运动的分子,不知道下一刻会出现在哪里。

大自然无疑是我们的乐园,除此之外,其他的无疑是贫乏的,没有游戏厅,没有游乐场,没有文化宫,但当时我们不以为意。电视是黑白的,只能收到中央一套和浙江卫视,村里偶尔会放在操场上放老电影。基本没什么课外书,我有一套少儿百科全书,被翻得破烂。

或许没有这么美,但时间就像漏勺,过滤掉了大人的打骂,老师的批评和物质的贫乏,最终留下的就是如上亮闪闪的光阴,成为此生最美的风景。人们按照节气行事,按四季播种收获。在那片相对自由的土地上,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孩子们就像是从泥土里生发出来的树木,枝叶都伸向它应该伸展的方向。

印象中我只有一本童话书,第一篇是《海的女儿》,那时我对所有美好如童话的遥远想象就是海,长大后,我去了海边,站在童话的跟前,但已没有小时候的心境。童年的村庄,反而微缩成盆景,出现在水晶球里,雪花漫天,覆盖住红砖黑瓦,雪白晶莹,一如童话。

(记于2013.01.31)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