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八方友】钱镇:维和在非洲

中国投资参考2018-06-21 20:15:43

只有真正经历了战争,才明白和平的可贵

在某国,有匪徒要袭击总统府,当地的中国维和部队得到这情报,经向联合国维和指挥部汇报,并参与行动,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军事行动,终于击败了匪徒,救出了总统,粉碎了政变企图。上面的场景,是不是很刺激?这是作者独狼在小说《迷失的子弹》中讲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不完全是真实的。

想了解中国维和军人在非洲的感受,于是约作者在他工作单位附近见了面。他的真名叫谭国瑞,山东人,70后。2004年,他参加了在利比里亚的维和行动。交谈中,他告诉我,他们当时是运输兵,没参加过真正的作战任务,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是为了让小说更好看编出来的。

维和军人谭国瑞

不过,小说里的许多细节却是真实的。他们也曾经遇到过匪徒的拦截,但最后都被中国军人的大义凛然所震慑,被击溃。

通过小说,作者告诉我们,中国军队所有的服装和武器都是最先进的。相比之下,兄弟部队巴基斯坦军队的装备和军需既不多,也不好。因此,每年都有不幸得疟疾丧生的士兵。中国维和部队准备的东西又多又全,每次都会分给他们一些。维和部队中,有的国家经济条件不好,可能没把钱全用到维和部队上。新华社记者黎云办了个精忠蓝盔微信公众号,上面的一篇文章介绍说:过去的一个财政年中,联合国支付了68亿美金的维和经费。

装备好、没有战事,是不是就没有困难了?远远不是。身处异国他乡,缺少交流娱乐,所以会孤独。当地条件落后、环境差,所以会遇到不少在国内没遇到的问题。比如得患病,会出事故等。

在困难面前,中国军人从不逆来顺受,而是想法克服它,战胜它。维和军人的日常补给通常由联合国统一提供。可是,遇到战乱或道路中断,补给供会不及时,吃饭就成了大问题。于是,中国维和士兵在自家兵营院子里种起了菜,小说是这样描写的:“干部战士全部上阵,袁剑带头刨草,经过挖地、筛土、平整、撒籽、浇水等一系列工序,500多平方米的菜地里种了黄瓜、茄子、豆角、西红柿、萝卜等十几样蔬菜......几个月后,汗水终于换来了辛勤耕耘后的收获,看着红突突的柿子、清汪汪的黄瓜、紫嫩嫩的茄子、白花花的萝卜和长长的豆角,大家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甜”。“经常和中国部队有来往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的军人看到菜地时,连连竖起大拇指赞叹,说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个连当地人都种不出菜的破土里,竟然冒出这么一大片绿色”。小说里说,“不但友军羡慕中国维和部队种的菜地,连当地人也受到了影响,原来根本不爱翻腾土地的人们,也跟着学起来,在大门外,在海滩边,在房前屋后种起了蔬菜,虽然算不上硕果累累,但最起码种植了绿色,遮挡了因战乱留下的破烂痕迹”。

维和军人谭国瑞

精忠蓝盔公众号中名为“中国维和军人体质异常,耐受性更强吗?”的文章中印证了这一情况。由于缺乏维生素,许多维和人员出现口腔溃疡、牙龈出血等症状,负责给养的联合国官员头痛不已。但中国军人似乎不受此困扰。秘密就是中国军人自己种菜。外军人士震撼之余,激动不已,纷纷向中国军人讨要菜籽,学习耕种技术,很快就在UN城内掀起种菜热潮。

维和行动还是有生命危险的。2013年以来,维和伤亡人数猛增,暴力袭击事件造成195名维和人员死亡,超过历史上其他任何一个五年。中国维和殉职人员为18人。

维和这危险的活主要是由发展中国家承担的。目前,派兵人数超过2000人的国家分别是:埃塞俄比亚,7721人;孟加拉,6853人;印度,6657人;卢旺达(具体人数不详)。巴基斯坦(过去20多年中,一直保持了6000多军事和警察人员,曾经一度名列第一大出兵国),6121人,尼泊尔,5341人;埃及,3153人;印尼,2612人;坦桑尼亚,2486人;中国,2435人;塞内加尔2344人;加纳,2317人;布基纳法索2021人。西方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派出军人和警察超过2000人。

如果说,和谭国瑞的交流主是要了解了中国维和行动杰出表现、维和军人遇到的困难和克服困难的过程,与另一维和士兵宗浩的交流则让人感受到了青年军人的成长。

认识宗浩,那是在南苏丹一个微信群中。我曾在他之前,于2013年去过南苏丹。我们在微信里经常交流,后来又通过话,但一直没能相见。通话中能感受到他的诚恳。

他告诉我,他2013年7月本科毕业,8月特招入伍,经过3个月的统一培训,授下士军衔,分配到基层某英雄连,同年11月晋为中士。同年12月,接到上级以他们连队为主体,组建维和部队警卫分队的通知。全军士兵争先恐后报名参加,包括要结婚或即将退伍以及家里有重大变故的。

维和军人宗浩与肯尼亚维和士兵合影

他们去南苏丹是冒着风险的。2013年底,南苏丹发生一件大事,总统卫队中来自丁卡族和努尔族的士兵在首都朱巴发生枪战,冲突迅速扩展到全国。这期间,连队士兵每天晚上7:30新闻联播后,集体观看南苏丹武装动乱、种族大屠杀等新闻事件。看了一段日子后,有一天,领导发话了:去的站左边,不去的站右边,结果大家齐刷刷地都站到了左边。

宗浩告诉我,连队随后进行集训,刚到集训基地,他就被现场震撼了,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连军官们都在战术场摸爬滚打。潜意识告诉宗浩:“你完了,光荣掉进魔鬼营”。100天的训练中,时刻思想紧绷,每天睁开眼就是考核,闭上眼也是时刻准备紧急拉动。每天都有人被淘汰,被带走。他在日记里写道:“训练是真的苦,大冬天的大家都是单衣,因为汗就没有落过。除了晚上夜间训练会穿的很厚,主要是要趴在地上据枪瞄准,是不能动的,有些人把热水袋塞进衣服里,用腰带扎紧,结果2个小时后热水袋变成了冰疙瘩”。

回顾这段经历,他感叹道:“人只有在艰难困苦中才最有战斗力。在部队许多东西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我相信这将会成为我一生的财富”。

宗浩收获的不止如此。南苏丹的军队也叫人民解放军,但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相当大的差别,为什么?后来他想明白了,我们的军队是党的武装,人民的军队,而他们服务于精英政治,强人政治,各类杂色武装服务于特殊群体的利益,根本不顾平民。普通百姓不得不承受战争的痛楚。战争导致大量贫民死亡,仅有的基础设施也被破坏了。

大学刚毕业时,宗浩多少有些愤青,自认为懂的挺多,不时也会抨击下时政。维和行动中,他亲眼目睹了,在南苏丹,充斥着贫穷、疾病、荒谬、暴力血腥,“美好是有的但不常见的,善良是存在的但它是无力的”。他为当地人的遭遇而痛心,期望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别再被拖进血肉模糊的战场。回来后,他变了,他为自己当年的少不更事羞愧,他说:“只有真正经历了战争,才明白和平的可贵啊”。

现在,谭国瑞和宗浩都已经回国,前者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业余时间从事写作。宗浩仍在部队服役。两个人都挺忙。谭国瑞和宗浩是中国维和军人中的普通一员,他们的海外维和贡献了他人,锻炼了自己。他们在维和行动中的杰出表现,向我们展示了新一代军人的风彩。

冷战后的世界,还不太平。非洲国家的暴力冲突的数量居高不下,有国家间战争,更有国内战争。战乱仍是困扰非洲国家的严重问题。维护非洲和平任重道远。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担起了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积极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维和行动。1990年以来,中国派遣维和人员从无到有、兵力规模从小到大、部队类型从单一到多样。截至2017年8月31日,我军累计派遣3.6万余人次参加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国的军事战略》国防白皮书承诺:“随着国力不断增强,中国军队将加大参与国际维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等行动的力度,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和义务,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作出更大贡献。”这一宣誓,彰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国际担当。


(文I钱镇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 )


本文刊于《中国投资》非洲版2018年5月号。版权所有,侵权必究。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回复本微信号获得许可。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