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被婆婆拖垮的婚姻……

楚楚文学2018-06-21 17:31:58

文/蔻蔻



邱雯然和许亦哲是高中同学,那时大多数人都在一心一意读书,他俩却偷偷谈起了恋爱。


下了晚自习往学校门口走的时候,趁人不注意牵一下手;课间操的时候,假装不经意看向对方然后相视一笑;收作业的时候悄悄递一张纸条……那些微不足道的事,邱雯然和许亦哲做起来却倍感甜蜜。


他们约好考同一所大学,所以填志愿的时候,邱雯然照抄了许亦哲的。遗憾的是,高考那两天邱雯然感冒了,发挥得不好,成绩比平时低了三十多分。邱雯然和许亦哲考上的大学一南一北,相隔千里。


异地恋是很辛苦的,邱雯然和许亦哲却坚持了下来。大学四年,他们的生活费大部分献给了祖国的交通事业,火车票攒了厚厚一叠。有时邱雯然去看许亦哲,有时他来看她。买不到坐票的时候,他们只能站着。十几个小时下来腿都肿了,但在出站口看到对方的笑脸,就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当时宿舍里的几个女孩,都在学校里面找了男朋友,每天结伴吃饭、上自习,周末去礼堂看电影,或者去逛街。每天晚上宿舍快关门的时候,楼下都会上演一出出分别大戏。可事实上,他们第二天就可以见面。


有时邱雯然是羡慕她们的。下雨的时候,许亦哲无法给邱雯然送伞。难过的时候,他的肩膀不能让邱雯然依靠。生病的时候,他的问候和安慰都那么苍白无力……


尽管如此,邱雯然依然没有想过放弃。四年里也有过几个男生追她,她全都拒绝了。


许亦哲牢牢地占据了她的心,别人再好,也走不进去。

 


大学毕业时,学校里好多情侣都哭着分了手。邱雯然和许亦哲的爱情却修成了正果,他们双双回到老家,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举行了婚礼。


能够从校服到婚纱,应该有很多人羡慕吧,那个时候邱雯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事实上,邱雯然的婚姻确实也是美满的。许亦哲对她很好,经期会给她煮红糖水、灌热水袋。


他的工资卡交给邱雯然保管,自己身上只有一点点零花钱。邱雯然有什么愿望,他都会记在心上,然后想办法替她实现。


公公婆婆也很不错。他们每天都会做邱雯然喜欢的饭菜,进他们房间必定敲门,家务从来不让她插手。


所以虽然和公婆住在一起,但邱雯然从来没有遇到传说中的婆媳矛盾。每次听到办公室的同事抱怨婆婆如何奇葩时,邱雯然都十分庆幸自己嫁了个好人家。


结婚第二年,邱雯然生下儿子典典,休完产假便去上班。婆婆怕邱雯然晚上休息不好白天没精神,主动提出带典典睡觉。


带孩子是很辛苦的事情,邱雯然心里对婆婆充满了感激。


典典一天天长大,十分可爱。邱雯然和许亦哲的婚姻因为典典的出生,变得更加美满而充实。

 


邱雯然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上天却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磨难。


典典三岁那年,婆婆被查出患了尿毒症。她开始常驻医院,透析成了家常便饭。他们最期待的,是可以尽快找到合适的肾源。


钱到了医院就跟纸一样,不能讨价还价,不能犹豫不决。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花完了,就连邱雯然给典典存的教育基金,都被取出来花了。


许亦哲找了两份兼职,天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早上又要按时起床上班。为了防止自己睡过头,他在床头柜上放了三个闹钟。


长时间的劳累加上对婆婆病情的担忧,许亦哲变得憔悴不堪。


公公每天都在医院陪婆婆,家里什么都顾不上。从前邱雯然十指不沾阳春水,如今却要学着撑起这个家。


为了省钱,邱雯然选择去菜市场买菜,虽然拥挤嘈杂,但价格比超市低一些。回到家,邱雯然对着手机上的食谱一样一样尝试。


刚开始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渐渐地味道就变得可口了。婆婆要透析,东西不能随便吃,邱雯然只能按照医生的嘱咐单独给她做。


每天做好饭,邱雯然先把公公婆婆的装进保温盒,然后匆匆忙忙吃完自己的,再坐车给他们送到医院。晚上回到家,邱雯然要洗衣服拖地,整理屋子。而从前,她都是陪着典典玩,或者躺着看手机。


不管再忙,许亦哲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去医院看婆婆,安慰她、鼓励她。邱雯然完全顾不上照顾典典,只得拜托妈妈把他接走。


小家伙从来没有离开邱雯然那么久,每天都打电话说想妈妈,哭着问妈妈什么时候去接他。


邱雯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等奶奶病好就可以。挂掉电话,邱雯然也泪流满面。

 


医生说换肾需要一大笔费用,让邱雯然他们提早做准备。邱雯然和许亦哲商量了一下,决定卖掉住惯的大房子,然后贷款买个小的二手房。当然,这一切都瞒着婆婆。


邱雯然要做的事又多了起来。在网上和中介都挂出了卖房的信息,又到处去看合适的房子。折腾了一个月,才完成了换房的事情。


搬家那天邱雯然说不出的难过,旧房子里有他们太多的记忆,却从此要跟它说再见了。许亦哲拍着邱雯然的肩膀,故作轻松地说:“别难过,等以后咱们再买个更大的房子。”


邱雯然知道,他自己又何尝不难过呢。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安慰她罢了。


后来婆婆终于等到了合适的肾源,手术还算成功,婆婆在医院观察了一段时间,终于可以出院了。

 


回到比从前小了许多的家,婆婆一下就哭了。她说如果早知道邱雯然他们卖房,她宁愿不治病了。


邱雯然和许亦哲说了很多话安慰她,婆婆却说自己拖累了他们。


婆婆每天都要吃药抑制排异反应,邱雯然他们什么活都不让她干。婆婆住院期间,邱雯然成长了不少,家务做起来很顺手。


典典也被邱雯然接了回来,虽然累点,她还是希望儿子能在自己身边。


邱雯然和许亦哲都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她相信只要足够努力,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只是天不如人愿,婆婆出院半年后,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她身上变得浮肿,还总是乏力。医生说了一堆专业术语邱雯然也不是很懂,就知道婆婆现在这样只能先药物控制,如果不行就得透析,等待再次换肾。


邱雯然默默期待药物可以管用,可现实却让邱雯然失望了。


婆婆再次常驻医院。她不想再花钱,每天都吵着要回家,邱雯然他们只能想方设法哄着她。

 


有天邱雯然的大学室友来出差,约她见面。邱雯然刚出现在约定的地方,同学就夸张地叫起来:“天哪,你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想当你,你可是我们宿舍最漂亮的呀!是不是许亦哲虐待你了?我去找他算账。”


同学的嗓门太大,惹得好几个人侧目。邱雯然赶紧叫她小声,然后把她拉到了座位上。


等邱雯然把婆婆生病的事情讲完后,同学忍不住唏嘘,说她厉害。邱雯然摇了摇头,说都是生活逼的。


吃饭的时候,同学一个劲儿地劝邱雯然离婚。她说:“跟着许亦哲,这辈子怕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你还年轻,离了婚重新找个条件好的。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考虑啊。”


邱雯然叹了口气,说:“许亦哲已经够难了,我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离开他。”


同学不死心:“人啊,该自私的时候还是得自私,不然就只能委屈自己。你婆婆虽然对你好,但也是冲着你是许亦哲的老婆。听我的,离婚吧,重新去寻找你的幸福。”


邱雯然说她会考虑。送走同学,她有点恍惚。真的要离婚吗?这对许亦哲来说也太残忍了。

 


邱雯然没有想到,许亦哲会主动提出离婚。他说:“这辈子能够遇到你是我的幸运,可是我不想再拖累你。这两年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你的护肤品早就用完了,可你没有再买,连新衣服也没有添一件。


我本来想给你好的生活,谁知却让你如此艰难。还有我们的儿子,他应该每天都有妈妈的陪伴。离了婚,你的收入可以养活儿子。等我渡过难关,也会补偿你们。”


许亦哲说完就红了眼眶,邱雯然知道他想了很久,才做出这样的决定。邱雯然很想告诉他夫妻就该共患难,可是一想到同学的话,要为儿子考虑,她突然就迟疑了。


如果是一个人,邱雯然当然可以跟着许亦哲吃苦。但是她不想委屈儿子,她希望有钱给他买好看的衣服,带他去上兴趣班,假期可以陪他去旅游……


邱雯然看着许亦哲,缓缓说了个“好”字。


从民政局出来,邱雯然说不出的心酸。他们之间的爱情还在,可她却在现实面前低了头。邱雯然能够想象没有她,许亦哲又要赚钱又要跑医院会有多辛苦。


邱雯然知道自己很自私,但她没有能力选择伟大。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