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南怀瑾先师言教】真修行用功的人,引动肝气该如何调治?

禅修前的准备2018-06-06 06:11:35

敬请分享,期待您关注。《禅修前的准备》微信公众号:cxqdzb(首字母)

更多禅修活动、南学研究、儿童传统文化教育、南怀瑾老师正版著作、禅修用具等。

敬请百度:禅修前的准备

主编:善护念


【南怀瑾先师言教】真修行用功的人,引动肝气该如何调治?

 

某:開始就是老師去年,去年已經開始說安那般那的時候,這個《達摩禪經》的時候,已經說過這個安般般那,在那個時期我才體會到,才體會到這個安那般那,那個時期呢,以前還說,再早以前也說過數息,那個時期我數息的時候呢,是越來越急越心不安,所以我就放棄了,老師去年說安那般那以后呢,我就從頭也來過一次,那個時期就感到這個有用處了,開始的時候這個(靜)下來都很好,最要緊就是,最要緊就是我突然間明白了,所謂這個氣到丹田到腳底,這個氣跟呼吸的氣是兩回事,這個就是我一直以來也告訴自己是文字的障礙。

南師:障礙?

某:障礙,因為我學醫的,在科學方面,氣是跟老師說的氣兩回事,我明白的氣就是(呼吸)的氣,跟這個人體里面的功能的氣是兩回事來的,那當我明了這個問題呢,就壓力減了,那所以就明白了所謂氣到丹田,到涌泉那個氣是另外一回事,可是呢。

南師:你所謂另外一回事,是怎么樣意思?

某:那個跟呼吸的氣是不同的一回事,呼吸的氣因為我們解剖就是到橫隔膜就是這么一回,沒有地方可以裝到氣在丹田的,可是呢,這個,我們現在練氣的那個氣,感覺那個動的氣一直可以到腳到涌泉又轉回來,那個我再慢慢再說,

那所以在那個地方,有了這個突破呢,我就沒有那個呼吸氣那個障礙了,跟著呢,我的氣就(**)很好,那個氣(**)也很不錯,那我開始的時候是數息隨息,現在呢我不數了,我一坐下來就隨,可是呢,隨到一時期還不可以靜,止,總是使不來空不來,有的時候呢,在這個隨的時候呢,隨的好像是沒有呼吸,可是有一個障礙就是沒有,因為在我的經驗跟我的知識方面來說不可能沒有呼吸,所以就沒有感覺到呼吸可以停下來,可以做的到呢就是呼吸很短很快,跟心跳一樣,心跳一下的時候我可以***,就是說入息就是在心跳一下子里面可以氣進去,就是這么短,大概三次就呼吸一次,就是呼吸的氣進自己的,

南師:心跳三次,

某:三次就呼吸一次,好像就有氣進我的肺臟里面,是大概三次一下,要是氣在人體,我的氣在人體很強的時候呢,這個感覺有的時候沒有,可是總是有些東西拉我回來,我就是要感覺到我有呼吸,

南師:什么東西拉你回來?

某:這特別就是,那就知道自己又留意到呼吸了,

南師:這個東西是什么?

某:這個,我也不知道,總是突然間就來的了,氣很強的時候呢,

南師:特別注意這個東西,這是一個同氣沒有關系的,

某:沒有的,

南師:知覺,

某:知覺,把我拉回來,對呼吸又注意到隨息,

南師:這個知覺就是妄念習氣,這個要注意,這是兩回事,好,你講下去,

某:有的時候就是氣來的很長的時候,好像是沒有呼吸一樣,可是你剛,老師剛剛告訴我,就是那個,那個就是這個無明跟這個習慣又把我留意這個息的進入出的感覺又回來了,這個息呢,現在我的氣呢,就開始的時候(**)也亂來的,慢慢的呢就是(****)一個很大的一個幅度,幅度,就慢慢從頭降到喉嚨,降到丹田,到會陰,降到腳,

南師:某講降就是降到,

某:降到,降到腳,跟著呢,在腳開始呢就在腳板就涌泉慢慢有振動,就是一下一下的振動呢,就慢慢,這個振動呢整身從腳到腿到海底,一直一條的呢,一直到頭頂去的,這個這個這個現狀呢,大概好幾分鐘,那慢慢又停下來,就感覺到輕微一點的了,可是要是我把這個息在停,特別留意把這個呼吸止息了停下來,

南師:你講呼吸是鼻子的呼吸?

某:鼻子的呼吸停下來的時候,

南師:呼吸系統的呼吸,

某:好像練寶瓶氣

南師:寶瓶氣,

某:守寶瓶氣那個辦法的時候呢,

南師:翻譯,你不管你講,

某:這個氣又高一點的了,這個感覺的氣又脹一點強一點,

南師:本能的感覺氣又高一點,

某:就是一條,從腳板底一直到頭頂,那現在呢,越坐的久,大概一個鐘頭以后呢,這個感覺就很顯,很顯明的了,就是從腳一直到頭頂,頭頂降下來就到腳,就是一條線上來下去走來走去的,

現在呢就是脾氣很壞,隨時呢可能要爆發一樣,好像昨天我有一個事情,有一個醫生把(**)手術室把我的時間拿掉,然后我就很氣,我停了下來我馬上寫一個信到醫院的醫務去投訴,平常呢我不會的,現在又好像特別的烈,孩子現在回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回來了,所有的孩子回來了,他們小小的事情我就會發怒,平常的時候呢,他自自然然也會自我檢討,可是檢討,是檢討是檢討一回事,發起脾氣來的時候呢,就是發脾氣的了,

南師:當你在發脾氣的時候,你那個知覺之性不在氣脾氣上哦,那個時候知道不知道?

某:那個時候一開始發的時候呢,就知道,

南師:當念,

某:當念,一下子就知道,不是當念,跟著就來,

南師:跟著知道?不是沒有辦法了,

某:不是沒有辦法,發了就要發到底嗎,

南師:對,

某:因為你不發就好像是****,

南師:可是發到底的時候,這是兩回事,意思你懂了吧,發氣,那個知覺之性在旁邊監察人是看到的,這個氣還是發到底,發到底這個監察的這個知覺意識完全清楚它在發,

某:那個是知道,

南師:那么自己有沒有覺得,這個監察意識自己有沒有告訴這個,知道這個氣老兄弟你就少發一點有沒有?

某:沒有,這個是知道自己發脾氣,就是自己,

南師:那么這個監察意識就是說這個老板站在旁邊說,格老子你發完再說吧,是不是這個意思?

某:對了,

南師:好,講下去,這是重要的關鍵,剛才提出你的,

某:那么自從聽了這幾個月的說以來呢,我又有一點迷茫了,因為這么多的學理,這么多的行很難很難做的,所以呢這六個星期以來呢,我有鉆到去,每一個晚上也拜這個準提菩薩,希望從那個地方再轉一轉,看看怎么說,

南師:你的意思說,又轉到一年級的樣子,

某:要依他力,

南師:就是說你的意思,因為這樣,你這幾個六個禮拜以來,回過來一想還是靠他力再加持我,

某:那現在我拜了六個星期的佛,就準提菩薩,每一個晚上也是拜108拜,就每一個拜是念一個咒子,

南師:然后?

某:然后就再坐下來一個鐘頭,效果就是沒有什么特別的突破,最大的突破就是這個氣脈呢同,就是比較已經強了很多,而且呢不是那么散,就是好像一條氣呢,在這個,好像在中間在中央了,就是在涌泉,一直到頭頂,向下來下去,這個比較清潔,沒有這么粗,

南師:飲食方面呢?

某:飲食方面,現在我已經一直以來,自從看過了,回來,在普陀山回來的時候,南普陀回來的時候呢,已經開始就是在家就是吃素,在外面就什么都吃,

南師:份量?

某:份量就是只是晚上吃的好,好的飽,中午跟早上吃少少的,早上吃一塊面包,

南師:白天上班?

某:白天中午的時候就吃一*,一*這個稀飯,素的稀飯一杯咖啡,就是中午,

南師:不問你男女關系,只問你,

某:男女關系也要說了,就是在我守了三個月,三個月吃素,吃了三個月素跟著就來過一次,跟著現在六個星期也沒有了,房事以后跟以前都是沒有大的分別,

南師:飲食有沒有分別,晚上吃飽了以后同白天少吃的這個界線?

某:我,

南師:你的感覺?

某:我的感覺就沒有什么分別,沒有什么分別,就是在白天是總是在饑餓中,感覺到饑餓中,由其是到

南師:那么你這個饑餓制止住,等於把饑餓在守戒,并不是在欲望上是想吃的,

某:守戒,

南師:自己把它控制下來?

某:對,

南師:(心)生理的欲望是要吃的?

某:要守,要守,就是不給自己吃了,不給自己吃,這個方面呢有一個好處,就是我的病人來看我的時候呢,我告訴他們你要減肥呢,就好像我一樣,我說我就是榜樣,我總是在饑餓中,這個也有一個好處,就是給自己做一個榜樣,就是說不吃也沒有什么大問題,性方面就是這個五個月來,四個月以來有過一次,以后,房事以后都沒有很大的分別,好像第一個星期呢,房事以后第一個星期呢,那個氣好像散亂一段一點,

南師:有分別了?

某:有小小,有分別的,就是那個氣沒有那么容易上來,而且呢沒有那么強,

南師:那么(朱守鏡)注意這個問題啊,好,還有呢?

某:還有就是,現在呢,我還是繼續就是每一個晚上拜佛,拜準提菩薩,現在的氣就是這兩個星期了,來說呢,這個氣好像有比較,好像比以前又進步一點,

南師:脾氣呢,

:脾氣還是很壞,

南師:脾氣更壞嗎,

:不,差不多,我媽媽跟我,看的很清楚,知道我的脾壞的很,太太也說我脾氣壞的很,他們都怕了我了差不多,就是我可以突然間就發脾氣,可是在我,在我這方面來說呢,我發脾氣就是因為她,我的家人呢,有的事情就是我看不順眼,就是發出來了,

南師:過去沒有?

:過去呢,沒有這么猛,猛烈,

南師:有是有,過去好一點?

:過去好,還是好一點,

南師:現在感覺到過去不發脾氣是壓制在那里,對不對?

:對,特別是對我自己的母親啊,怎么看她也不順眼的,最難過就是這個問題,我罵了她以后呢,我還要說就是你給我那么多業,

南師:是,

:可是真的是她,我每一次都是跟她一起發脾氣,

南師:她也在發脾氣?

:她不發脾氣,她讓我發脾氣,

南師:她就看著你發,而且看的很開心,

:最特別就是說每一次發脾氣就是一樣的事情了,總是帶她出去吃飯的時候,她一坐下來呢,就是說哎呀我很飽了,我吃不下,那我,我就脾氣就站起來了,可是每一次都是這樣子的,那是如果說,我說我沒有事,是你們給我,

南師:帶來陪她吃飯?

:我每一個星期三都帶他們吃飯的嗎,每一個星期三都是一樣的事情,都是這樣子,她說我吃不下了,那我就發脾氣了,那你吃不下,还出來?

南師:那何必出來呢,

:對啊,那所以一開口,她一開口我知道她是我的脾氣就發上了,知道,可是知道以后第二星期還是一樣,那就是沒有辦法,

南師:她是返老還童,

:最特別就是脾氣,

南師:你第一,這個時候靠藥物了,靠外丹調整,趕快買一個龍膽瀉肝湯,一瓶,這里有,我們那邊有,xx師等一下去拿,利膽片,肝膽兩方面問題要來了,不怕,肝膽的氣旺了,等一下再詳細告訴你,現在先記住啊,等一下先拿兩罐藥龍膽瀉肝湯同利膽片,可能膽上都有問題,氣的問題不是有毛病,注意啊,這是先在這里,先搶到講,好,你再講完,

某:那現在呢,就是我平常****稍微靜下,靜下來的時候呢,我也感覺到氣在身里面走動的,

南師:那么這一點你有沒有體會到,由其是你,你不同的同他們,你是由科學學來的修行方面更清楚,就感,由其你是,那個嬰兒你手里生出來的孩子那么多,你現在知道這個生命存在,這個人的肉體生命存在,這個生命就是這一股氣,不是講呼吸之氣,

某:對了,

南師:這個你有體會了?

某:體會了,

南師:好,這個就是業氣,這個生命要死亡的時候,這個氣最后完了,那么這個里頭你平常也(聽過),粗的講有五行氣,上行氣,你講的呼吸系統鼻子進來,這是只管上行氣,下行氣一直到橫隔膜以下,乃至到大小便,這個地方到腳底心涌泉穴,這個由其是中醫講的屁股兩邊這個穴道(***)這里這個是下行氣的系統,還有左行氣,左邊右邊,中行氣,這個你要好生體會,由其是你要體會,這是一個科學的,所以普通的鼻子的呼吸只是上行氣,換一句話說鼻子的呼吸只管呼吸系統,到,你始終堅持到橫隔膜這里為止,沒有錯,可是到這里它有個變化跟下行氣兩個連的,下面也在呼吸,不過一般人是不知道,這個我是這兩個,一個藥,一個這個先岔進來告訴你,再報告講完,

某:就大概**,

南師:哦,對了,再做總評論,沒有給你做總評論,

 


……

 

那么在某現在的在進步當中的障,這個發生的現象魔障,為什么會脾氣大起來,更是哪個呢,因為他生命力充沛了,這個功能,這個腸胃的吸收里頭不夠空靈,觸動那個肝氣更旺了,肝氣更旺,肝氣旺的時候,所以呢,你們也聽了《大學》《中庸》,這個時候要借用子思,孔子孫子講的《中庸》,喜怒哀樂未發之謂中,并不是沒有喜怒,發而皆中節都要和時,所謂和,和平了,調好了,不輕易發了,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同這個大宇宙寧靜是相和,那么所謂我叫你這個時候留意飲食,你要進步的話,而且呢還要留意吃藥,

這個龍膽瀉肝蕩,一天要連到的,半個月吃下去,

某:一天吃一次,

南師:一天一次,龍膽瀉肝湯吃六顆像你身體,一次夠了,龍膽瀉肝蕩,肝膽是在中醫相表里,你肝臟像我們飲食多了,都要小心一點,膽呢,利膽片吃三粒,兩個配到吃一個禮拜,你看看,也許調整了,調整會好一點,這個是生理部分,今天要貢獻大家的就是這一點,把氣這個認好,怎么樣去寧定是初步的,

你們還有什么不懂,這是講初步的,以后這還要討論,隔一陳大家在家里用功,都要來檢查的,然后檢查官要提起討論,反報,

利膽,

某:利膽,利肝和利膽,

龍膽瀉肝湯及利膽片,利膽,

某:一天吃三片,

利膽三片,龍膽瀉肝湯六片,

你們還有什么問題,吃東西,分啊,分啊,來啊,來啊,自己動手拿,

某:老師,我剛剛我說我感覺到,每一次吸氣就是一個心跳,

南師:這個還是初步的,還沒有到止息的境界,因為你里頭還沒有空靈,身體,身體空了,感覺不同了,那么就不是三次心跳呼吸了,也許是,心跳的部分是脈,要息止了,氣住了,到脈停,后面的功夫慢慢來,心跳慢慢會緩慢了,甚至心啊,幾乎沒有跳動了,你如果到了那一步,不是神通,那就是黃大仙了,真正黃大仙了,

來啊,來啊,拿點點心去分啊,大家不來動手只好拿去分啊,

某:……,

南師:對,其實到這個年齡,我的經驗,因為你們不是縱欲的人,外面你也沒有多兩個姨太太,所以腎臟還不止於太,沒有問題,注意是肺的,老年容易發肺炎,肝膽,平常你先吃一個禮拜看看自己個性脾氣有沒有幫忙,然后我們再換,平常都可以吃保養的,只有,我的經驗常吃,沒有壞處。

附:南师开的一剂治肝病的古方,或许对经常熬夜伤肝的现代人有帮助。

现在再讲讲自己亲身的经历和自我的感受:我从军中退役后,曾转业教育界二十余年,服务于一所私校。1975年暑期,为着数万考生报名费的节省,及免除其到处报考的奔波辛劳,乃创办台北市县高中高职联合招生,参加学校五十余所,招生科别亦有数十科,千头万绪,倍极辛劳。如此主办三届,不幸竟然积劳成疾,累出急性肝炎,因此住进荣总一月有余,后来病情虽已稳定,但西医对于肝病,除了注意休养、营养及自我疗养外,别无其他有效的医药控制和治疗方法。就是我的主治医师,也承认中医对于治疗肝病,比较有办法,并劝我出院去找目前对于治疗肝疾颇负盛名的某中医师诊治。我就听信主治医师的指点前往,一连服了十多剂中药,然后再到荣总抽血检查肝功能,依然不见正常。在无可奈何中,只得去请教怀师,他以关怀我的口吻对我说:“为何不早点告诉我?!如早告诉我,不但无须住医院,就是人也少花钱受罪。”即吩咐李小姐给我取出几鸡骨草,嘱回去后先煎服,同时又随手给我开个验方:“白芍、白术、白扁豆、茯苓、黄芪、甘草各三钱,加红枣二枚和生姜五薄片,用两碗水煎成一碗服。”

(备注:“白芍15g、白术15g、白扁豆15g、茯苓15g、黄芪15g、甘草15g,加红枣二枚和生姜五薄片,用两碗水煎成一碗服。”

接着又对我说:“有好几个人害肝病,比你的情况还重,都是服用这个古方治好的。”我一连照方服了一段时间后,果然药到病除。再到荣总检查,身体完全复元,肝功能和正常人的一样。

   还有一次我不慎,将左边第九根肋骨跌断,又请求怀师医治。他笑着风趣地说:“我既不是中医,也不是西医,如何能医病?!”我知道这是他的口头禅,就用撒娇的口吻说:“我被西医治不好的肝疾,不就是怀师治好的吗!”“那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算是你的运气好。”他又借用形容某些禅修道友的话来奚落我,接着又风趣地说:“我不是医生,即令给你医好病,也只能算是个密医。”

   至于我的摄护腺肥大症,及痛风等慢性疾病,也都是慈悲的怀师给我治愈,或使病情减轻的。这些都是铁的事实在眼前,甚至有些开业的中西医生,遇到疑难杂症时也经常亲自来讨教他,或以电话讨论某些医药上的问题。这都是我们在办公室司空见惯的事。在南部有一位颇负盛名的西医,也是怀师得意的门生之一;他不但对中、西医及一切我国古老的治病的方法,都有精湛的研究,并且对于佛法和星相、堪舆等也都有相当的修持。一日他打长途电话来说:他自己似乎病了,痛苦异常,真不想活了,请益怀师如何医治怀师就在电话里骂了他一顿,最后说:“那你就去死了好啦!”原来这是一个“机锋”,起了“不愤不发,不悱不启”的作用。智慧高的这位名医生,立即上座,双腿一盘,把自己观空,将肉体丢掉,于是一切痛苦之感顿失,再助以药疗,很快就好了。


摘自---王启宗先生:平凡与不平凡--忆南公怀瑾老师


博主注:真修行用功的人,功夫到一定程度时,可能会引发肝气,若有上述症候可请高明的医师调治或者自己懂医也可根据南师的古方进行自己调理,整理这篇文章,希望能对修行人有帮助。

--《禪修前的準備》團隊整理自《南師著作大全》

本期推薦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禪修前的準備》微店


更多咨询扫描:善护念


全网最全一站式购齐南怀瑾先师简繁体正版著作

《禅修前的准备》微店

《禅修前的准备》淘宝店

南師好友現代道家最具影響力的

蕭天石先生主編的自由出版社系列丛书

南师推荐收集最齐全的道家密宗秘本孤本

  

编辑声明


《禅修前的准备》公益微信平台所发布、转发、回复的一切内容是公益性质分享,内容仅供参考。如因内容、图片版权或其它涉及您的知识产权的问题敬请电告我们:2543837082@qq.com ,我们会第一时间根据您的意愿进行更正。

《禅修前的准备》义工团队每天都会在微信值守,为大家解答各种健康养生知识,分享修行经验,亲子教育,传统文化修养等问题。

購買南懷瑾先師正版簡繁體系列叢書敬請點擊原文鏈接

本期推荐:4月15日《禅修前的准备》辟谷网络免费公开课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