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新童年:启蒙在路上

噪音2018-04-17 12:51:39

新童年:启蒙在路上

文/蔡朝阳

 

讨论这套丛书的最终定名时,众口纷纭,争执不下。最终常立兄灵光乍现,说,就叫“新童年”吧!一下子所有争论都平息了,千言万语终归于平淡,我们朴素的想法,凭这三个寻常的汉字,获得新的诠释。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新”是我们的一个心结。自100多年前,梁启超首倡“新民说”,以一支如椽大笔,改变了一个时代的文风,乃至一个时代的观念,功莫大焉。这一“新”字,承袭着一个民族的深沉梦想。而到我等70后,生于新社会,长于红旗下,新旧更替,覆雨翻云。竟然开始迷茫,究竟何为新,何为旧?翻看80年乃至100年前的儿童读物,往往惊讶地发现:前辈的眼光,经常在我们之上;他们思想观念的充分世界化,也与这个据说已经变平的世界不遑多让。倒是我们经常看到当下的一些稀奇的言论,其愚昧与颟邗,竟然远不及晚清之大臣。那么,新与旧,现代与传统,进步与保守,倒真是值得我们当下人反复思量了。是以,我理解,为何常立兄一说“新童年”,众皆默然,因为“新”正是我们这些作者一个共同的愿望。


 

丛书几位作者,或初为父亲,或从事儿童教育多年,或以儿童文学为研究之志业,而共同拥有的另一个朴素想法,便是希望孩子们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童年的幸福感受,极大程度上会影响到这个人一生的幸福观、价值观、人生观。是以我们的“新”,就主观意愿而言,便体现在,需要以一种基于传统中国之上,而又带有现代性的崭新的价值观,来滋养我们的孩子。

 

若以国家民族等大词而言,传统中国向现代中国的转变,观念的现代化的重要性,犹在器物文明的现代化之上。就小的方面而言,则基于我们对当下儿童读物的很多不满意。我个人多年观察儿童读物市场,竟然找不到一种适合孩子们阅读的社会启蒙书。科学启蒙书是有的,尽管良莠不齐;文学启蒙书也不少,尽管有一部分比较粗糙。唯独社会启蒙这一视角,在当下国人自己创作的儿童读物中,几乎付诸阙如。我与那些同龄的父母朋友们,总是拿一些翻译作品给我们的孩子阅读,其中以欧美日韩,乃至台湾的读物为主。尤其是绘本,其理论建树,在我视野内,总认为日本学者为好。松居直、河合隼雄等日本学者,给了我很多教益。当然,作为儿童,无论人种,无论身在何方,南半球或者北半球,其天真好奇一也。但问题也在于,欧美的童话乃至绘本,建立在欧美的伟大文化传统之中,饶是人皆爱之的《纳尼亚传奇》,要使孩子们充分了解,也颇有难度,因为,好奇一也,文化背景却不尽相同。我们的新童年,便是寄意于一点,我们要用一种理通东西的普遍观念贯穿,而写出中国文化背景之下的童年。

 

惜乎我等愚昧,学力智力,并不能与我们的设想相匹配。因而作品已经草创,内心仍是忐忑。至于“新”在何处,则需要读者的见仁见智。作家需要用自己的作品说话,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与关心,也被旁人看在眼里。所以,至于知我罪我,赞我贬我,全在读者诸君了。

 

回想这套书的命运,也颇有周折。最早是在2008年,由郭初阳领衔,我们一群中小学教师研究小学教材,发现问题之大,几近令人发指,乃以《新教育·读写月报》2009年第二期整整一本刊物的容量,发布我们对小学语文教材的批判: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之后《南方人物周刊》率先以“我们的孩子还在吃错药”为题,报道小学教材的积弊丛生。至2010年《救救孩子:小学语文教材批判》成书出版,一时之间,成为众媒体关注的焦点。以一教育内部的事件,而为公众媒体持续关注,足见社会各阶层对小学教育的担忧之普遍与深沉,这种担忧之中,满是对孩子们的关切之情。

 

当然,也会有一些对我们这些作者的质疑,最寻常也最容易被质问的,便是,批评容易建设难,你倒是来写一本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好的,且不管这种论点的谬误,因为批评是公民的天然权利,也是最深沉的爱国方式。那么,就照你所说的办吧,我们几人,多数是当时小学语文教材批判的参与者,乃沉潜下来,积数年之力,写出这小小的几本书。而我们对儿童教育的理念,都付诸于这种写作的过程之中。

 

请看几本书的书名,常立兄所著书名为《从前,有一个点——事物的起源与秘密》,他用奇思妙想讲述了15个有关事物起源的故事,在童话的梦里写了一个真字,在科学的梦里写了一个美字。郭初阳的著作,叫做《大人为什么要开会——通过规则获得自由》。我个人将这本书看作一本《罗伯特议事规则》的儿童版。事实上,郭初阳的意图便是如此,规则一词,用以指代英语中“Rule”这一单词。日本大兴西学之际,着重移译,乃取汉字中的“规则”两字,来指代“Rule”,晚清之际,先贤自日本引进,不过百年。一直以来,我们动辄谈及规则,而事实上规则意识并不深切。倒是孔夫子所教,“子为父隐,父为子隐”,更加贴近于我们的文化观念本身。而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寇延丁老师说:民主和素质无关,但是需要学习方法和技巧。规则无非立身行事的基本原则,小学生何尝不能学习规则,以获得自由?郭初阳自“被施了魔法的一天”开始谈论,一路迤逦,道出共同遵守的约定俗成的规则之重要,在于保障每个个体的权益,这是最不坏的方式,也是靠得住的方式。今年有本书颇受重视,便是《可操作的民主——罗伯特议事规则下乡全纪录》,这是好事,我个人向这些实际操作者致敬,同时,也要向郭初阳致敬,他写的这本小书,真正体现了新童年读本的“新”字。

 

在请一些朋友审读时,有朋友赞扬我友蒋瑞龙的作品,尤其叹赞其书的副标题:在古老的土地上崭新地生长。这是多么值得憧憬的图景,这是“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现代阐释。蒋瑞龙兄几易其稿,能近取譬,无远弗届,竟然将“我是中国人”这个宏大的,几乎无所附丽的命题写得丝丝入扣,而又活色生香。在香港的反国教运动中,香港的媒体朋友看到这部书稿,惊讶地说,这才是孩子们应该看到的国民教育读本。自豪与自信,自知与自省,在这本与儿子对话的书中娓娓道来。不能不说,这是一个灵魂强大的父亲。一直以来,关于祖国,我们被宏大叙事所裹挟,习见的谬见便是:我是中国人,我便需要无条件热爱祖国母亲,而至于这个母亲的身上的那些并不光彩的所在,有意无意便被遮掩。柏杨有《丑陋的中国人》,龙应台有《中国人,你为何不生气》,那是爱之深,责之切。如今,蒋瑞龙堂堂正正,说一句“我是中国人”,不自夸,不自馁,难得充满同情的理解,与温情之中,有质朴而真诚的反思精神,可谓难能可贵。在与孩子们在一起是,我们常说言传身教,而身教无疑重于说教。蒋瑞龙兄可贵的自尊自重,与更可贵的反思精神,无疑是最好的身教。

 

千言万语,归之于一句话,这是我喜欢的罗大佑的一句歌词:每一个来到世界的生命在期待/因为我们改变的世界将是他们的未来。建立在孩子本位之上的教育,需要我们不断地追寻。曾子说,任重而道远,正是此之谓也。

 

2013

 

又及:

 

小书重版,命名为“小通识”丛书,封面花花绿绿的,像糖果纸,我很喜欢。

 

新加入了黎亮老师的一本《从前,有一嘟噜童话》。聪明的小朋友已经看出来了,这本书,跟常立那本《从前,有一个点》,是同一个序列的~

 

目前,这套书只有在粲然的勇读者首发。全面上架,还需要等半个月的样子。可以手机淘宝刷下图二维码购买。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