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原创长篇翡翠赌石小说连载“翡翠心”,第七章:缅甸克钦妹

瑞丽心灵翡翠毛料赌石2018-05-19 21:08:56


按上面箭头点击蓝字关注,

就能分享你需要的知识。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本人微信号:48763891

淘宝小店:https://shop127030381.taobao.com/

翡翠心


第七章:缅甸克钦妹


这次的风波在无声无息中过的很快,一点也没有留下后遗症,听说三胖工地的工头回来后,还特意的调查了这次实力的战斗,可怎么都不相信三胖在工地上干着六千的活,只拿九百工钱的傻子能一人单挑那帮本地混混,还是十几个人。虽然很多人都告诉他这个事实,也说的都有板有眼,可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至于吴二平和他那帮小喽啰狗腿子们,大多数都只受了点皮外伤,抹上点红花油一夜便祛瘀消肿了,无伤大雅,第二天照样上工,吴二平没敢再找赵富贵和傻子三胖的麻烦,可手下那帮狗腿子却没少煽风点火,觉得这亏不能吃,不能就这样拉倒,至少得找回面子,不然以后怎么在这工地再混,可吴二平不笨呀,到头来怎么也是他出头,出了事情也得他扛着,那两位还真是惹不起的主,与其不能当敌人,那就当朋友。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吴二平彻底变样了,每天看见赵富贵来工地接三胖,就赵爷长赵爷短,整天粘着三胖转,那口袋里的香烟是接连不断,试想这样一直的赵爷、李爷的叫着,赵富贵实在受不了,威逼恐吓才让吴二平改口叫赵哥和李哥,这尼玛天天叫也不得折寿?

赵富贵和傻子三胖的关系一如既往,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三胖依旧卖力干着六千的活,只拿九百的工资,唯一变化的是,赵富贵和三胖的话比以前多了几句,回答赵富贵的话也多了几个回应,纵然如此,赵富贵还是忍不住的兴奋。

第二天,赵富贵照常五点半起床,和往日一样跑步,六点半准时回店里开始打扫卫生开门做生意迎接客人,可这天只见一大早王哥坐在油切机边低着头,心不在焉,哭丧着脸不说一句话,接着一根一根的抽着闷烟,赵富贵看见王哥今天气色有点不对,以为是王哥昨晚又去缅甸赌博输钱,口袋到翻了,赵富贵看着王哥道“王哥今天咋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王哥听见赵富贵的问话,抬起头声音很低沉的回道“家里有点事情,我可能要离开这里”赵富贵惊讶的看着王哥道,“有用的着小弟的王哥尽管开口,如果王哥有事情要处理,你就今天休息吧,反正我这些天来,普通的切石我也会一点了”

王哥阴着脸不说话,犹豫了一会起身对着赵富贵“我要去缅甸找我的老婆,我的老婆被他们的族人抢走了”

这时一直在店里帮做饭的刘妈看着满脸像死了父母样的王哥,也走过来对着王哥道“你走也得等老板回来再走,你现在走了,店里切石富贵又不是很熟练”

赵富贵正要对着王哥问什么,可一旁的刘妈知道赵富贵想问什么,这时刘妈终于捅破了此事:原来王哥的老婆是克钦邦野人山逃婚过来的,这克钦邦也是少数民族中比较大的一个民族,在中国叫景颇族,这姑娘叫玛茜,姑娘是个经得起贫富的好姑娘。一个十多岁的姑娘,和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生活了好几年。王哥吃不起饭,玛茜就靠卖柴把王哥养起,可如今王哥靠着在老板这里打工,加上自己的工资和老板的提成,王哥如今已经富了,姑娘亦会消耗,把自己打扮得如魔女。人见人人爱,一举一动,就像仙女下凡,谁不夸王哥老来有福,走桃花运,本应过着很惬意的生活,可却偏偏姑娘被他们族人抢回缅甸了,这事遇谁也不好过。赵富贵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站在那发呆的看着眼前这五十岁的男人。

只见王哥拉着赵富贵的手走进库房,他指着编号为A5的石头叮咛”这石头最高赌到多少,最少也是多少,这A6、A7......一一细致的做了交代,王哥回到店里,脸色难看极了,指着角落堆的石头长长叹息“唉,要是你懂磨石就好了,这些砖头料开了门子才有人赌,我走了,没有磨石大师,这些砖头料咋办,现在磨石大师千金难求啊!”

在赌石这行业中,砖头料指的是石头的种水都不是很好,看不见种水的料子叫砖头料,开门子就是把一块石头磨开一个小窟窿,叫门子,也有的叫开窗。

开窗也就是赌石的高手在整个看不见任何迹象的石头中找到一个表现最好的地方把石头磨开一个口,好让买石头的根据开的门子来确定石头的好坏。

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叫法,在瑞丽赌石,人们切石,叫解石,解开了石头,看见石头的种、水、色都好,就叫解涨,切开石头什么都没有,就叫解夸。

赵富贵来到这赌石店,天天听这些来买赌石的人说的话,也学到了点普通的知识,可赵富贵对这赌石根本还一窍不通,唯独知道的是怎么把石头放到机器,然后按客人画好的切割线,直接开动机器切石,至于切出来的石头的好坏他也看不懂,只是由着客人自己说好就好,不好也跟着打哈哈。

王哥交代完这些后,脸上更有一种很过意不去的表情。

赵富贵表情严肃的“王哥一定要走吗?”王哥露出坚毅的神色道“我一定要去缅甸,我要去把她弄回来。”

“王哥也不用这么伤感,去缅甸,不就顶多十天半个月就回的,何苦这么伤感?不就一个女人嘛,王哥要不另外找一个吧”

赵富贵继续说着“天涯何处无芳草”

王哥急忙摇着头“她是我的命根子,我离不开她!”

王哥去意已决,也就由着王哥去吧。

王哥走的第二天,离开快一个月的老板终于回来了,看见王哥因为老婆的事情离开了,也没说什么。

要说这老板杨一恩也是个厚道人,为人很不错,因为夫妻一直勤劳本分,慢慢的也积累了些资本,在缅甸的帕敢矿山有自己的矿场,杨一恩为了让自己矿场挖出的一手翡翠原石直接销售的更快,所以在瑞丽开了这个赌石店,直接把矿场挖出来的翡翠原石进入中国市场。

这才似杨一恩大多时间都在缅甸矿场,加上他老婆在缅甸的瓦城负责管理那边的珠宝公司,所以这边赌石店也就只能委托王哥帮忙负责打理。

自从赵富贵来了以后,杨一恩一直对赵富贵很信任,也委托王哥好好的教教赵富贵。

可赵富贵来到这里时间虽然比较短,但赵富贵工作一直比较认真,学习进步也比较快,平时做事情也比较勤快,必定年轻人力气有的是,在这里基本的切石,操作机器已经熟练的掌握,就对赌石认识石头还是门外汉。

杨一恩沉思了一会,对着赵富贵说“富贵,你来这时间也不长,本来想让你多学习段时间,但目前王哥走了,我觉得你年轻人比较灵活,以后店里就有你帮着打理,有客人买卖你自己帮我拿主意就行,你的工资从下个月开始,给你五千包吃包住,另外按买卖石头的营业额给你提成你看这样行不?”

赵富贵听见老板给他加工资,每个月可以拿五千块,还有提成,这心里早已激动的不行,可赵富贵激动归激动,他想起宋清思说过,碰到事情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于是冷静的回道“谢谢老板的厚爱,我会努力做好的,只是我不懂缅语,以前王哥在的时候可以做做翻译,可现在王哥走了”

杨一恩听了赵富贵的话“这件事好办,由你自己做主,你在这几天再帮着找一个你觉得适合店里的工作,能说缅语和中文的小工来帮助你”赵富贵听了老板的话道“那这样我就自己找了”老板默认道”这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具体工资等条件你直接做主就好”

瑞丽是一个少数民族居多的边境小城市,有傣族、景颇族、傈傈族、德昂族等等民族,这些民族分布在中国和缅甸的缅北。他们只是国度不一样,风俗生活习惯都是一样,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文化、语言、文字。傣族多居平坝,景颇族多居在周围的山间,女人们大多成群结队,头顶各种农副产品到集市出售,她们朴实无华,常用一种惊羡的目光注视着沿街店铺琳琅满目的货物。在瑞丽街头却成了一道独特美丽的风景线。

忽一日,门店传来闹喳喳的女人声。赵富贵扭头看去,一群卖木柴的景颇族女人被玻璃橱窗陈列的毛石所吸引。指着玻璃窗里的翡翠原石又是评论又是大笑。他们的举动让赵富贵有些吃惊,卖柴女人都懂赌石?

这时赵富贵仔细审视着她们,她们的花容月貌虽无动人之处,却不失纯朴天真!

  这些卖柴女她们全是来自缅甸的克钦族,中国称景颇族。花衣、花裙、花拖鞋,头顶木柴捆,鱼贯而行,像串串珊瑚明珠,像一群彩色蝴蝶翻飞在街道上。

这时赵富贵正好也想帮店里买点柴火,以前这些事情都是王哥打理,可现在王哥不在了,自然有赵富贵负责,赵富贵对着他们说“我要买下你们所有人的木柴,女人们爆发出一阵欢笑。

她们这群人中有一位身着红色衣裙,二十出头的女人一身灵秀,说了汉语说缅语、克钦语。双脚不断变换姿势,满脸汗水,让同伴先过秤,自己却背着柴站在那里。她的谦让、语言、容姿引起赵富贵的注意,她不就是店里要找的最适合的人选吗?赵富贵便和她说起话来:“姑娘,会多种语言,干这种重活不觉得可惜吗?”

女人卟哧一笑“会五六种语言的克钦妹多的是,只是你没有遇上罢了,气力用了会来,有什么可惜的!”

  赵富贵笑着点头并试探地问:“你愿来我们店里工作吗?我请你作口头翻译。”

  众女人大笑起来:“你瞧得上克钦妹?我们克钦妹就一定会把店铺的事情做好。你真的瞧上了?”

  “我当然瞧上了!”赵富贵说。

  同她商量的结果,店铺以合理的工资请了她帮店里做营业员兼做翻译。女人们又是一阵欢呼。

  就这样,女人答应了赵富贵的邀请,这时赵富贵看起来的心情要比前几天要好的多了,终于有了适合的帮手,感觉自己的压力轻了很多。

可在一边的刘妈有点不高兴了,因为刘妈不高兴的原因是,那克钦妹子太漂亮了,怕她来店里以后会只顾勾引着赵富贵,让赵富贵不安心工作,怕这姑娘把赵富贵带跑了,必定刘妈帮着这店做饭也和老板有点兼亲带故的原因,于是刘妈故意刁难的说“请缅甸妹子做翻译可以,要填表登记,要有担保人,要申报公安局外管部门,办理一切手续,方可用。”

赵富贵点头道“这话说的不错,我照办了。”

于是赵富贵第二天带着克钦妹子一起办理好了该办的手续。刘妈看见担保人一栏填的是瑞丽市人大的阿米,没有话说了,却翻着白眼用蔑视的眼光,扁着嘴瞪着女人。

就这样店里又多了一个小工,缅甸克钦妹!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