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

支付宝集五福正在替代X晚成为新的过年仪式

秋分2018-06-17 07:26:03

本来今年我是不想集五福的,原因很简单:理论上这点时间可以被用来做更有价值的事情,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看到别人都在要福我甚至有种能不理睬这种活动——本人的时间更有价值(有价值到简直超过2个亿)——的优越感。


此前,在支付宝AR实景红包刚出来时,出于工作需要,我体验了下,只是体验实在不好,感觉所在的国贸地区藏了很多红包,但感觉不容易扫到,感觉大家都会把红包放在类似于自己的办公桌前这种公司外的人无法进入的区域,于是干脆不再玩儿了。感觉支付宝的过年红包跟 AR实景红包玩法差不多,于是又多了一个不去体验的理由。


虽然避免跟支付宝集五福活动发生关系,但它却让我感到了实实在在的落寞。很长一段时间我一个福都没有,而社交网络中别人要福的行为让我以为这事儿是需要人缘的,于是我感觉自己没有朋友——没有人送我福(倒是有人跟我要福)——一旦陷入这种情绪就更不愿意去了解具体规则究竟是怎样的。


但是我没能抵抗成功这股潮流。


原因是我家传统的过年仪式——看X晚的感觉实在太不可描述了,晚会八点开始,五福晚上十点多才开奖,在我在电视机前坐定后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让我可以赶上集五福的最后一趟车。导火索是经我弟弟(也可能是我爸,我忘记具体是哪位了,只记得他们在扫描卧室墙上的福字)提示我发现只需要扫福字就有机会得到一个福字——我发现原来根本不需要人缘。


天时、地利都有了,一时间看来又不需要人和,在占小便宜(没准是大便宜呢)的趋利思想驱使下,我开始疯狂地扫福。一开始不太顺利,后来莫名其妙地全都扫到了!集齐五福全过程只花了不到半小时。


然后我还帮我爸和我妈集齐了五福。在给我妈集五福的过程中,我还是动用了下人际关系。因为我扫福太多次超过限制,但还缺一个福。我先用支付宝看了下福卡榜,跟排名靠前的我还比较熟的发了支付宝消息求福。没得到回复我又去微信朋友圈问了下,很快有个不太熟的朋友问我支付宝账号,我们迅速加了好友,他给了我一个万能福。然后我发现了他的头像是一个女孩儿照片、他的真实姓名等等信息,还跟他就这些话题在微信聊了几句。然后我删掉了那条朋友圈。


这届X晚实在是太沉闷了,导演大概不敢有动静只想完成任务一心维护表面的和平。以往X晚我好歹会看几眼,今年我的感觉实在不可描述,一直在keep(锻炼身体),因为所有节目都不可描述到我在做平板支撑时不会笑场。支撑我锻炼的还有跟其他民众一起分享2亿现金的期待。


开奖结果出来了,我分到了1.08元,很快,我看到朋友圈里各种真真假假的分到了666元、分到了北京一套房、分到了2个亿的图和支付宝微信公众号看上去是产品经理写的其实是公关写的文章(我猜)。


后面的事情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确实如预期一般分到了钱,虽然金额不多,本来就没人预期自己会分到1个多亿吧?我觉得绝大部分人都满足了。也没有人真的在乎别人比自己分到的多,本来大家就都已经有了愿赌服输的心理预期,早就公布的不均分的规则早就完成了用户教育。


有人说,支付宝是想通过集五福了解自己能调动哪些用户(哪些用户是有占便宜思想的)。也有人说,支付宝还是有做社交的执念,是想让用户在支付宝加好友。


但我认为,支付宝集五福最大的意义不在于了解用户、不在于让民众互加好友,而是革新过年仪式、做认知革命,在双十一之外、在春节占据了国人心智。


这么说吧,明年春节你肯定还对这事儿有念想。你不会对谁给你发微信红包有固定预期,但是你会开始期待每年马云爸爸发的红包。你不会对不可描述的X晚抱有期待,你甚至会放弃观看,但是你会期待不知道是多少钱的支付宝五福红包。怎么讲,支付宝是给春节赋予了圣诞节的意义,只是圣诞老人姓马。


就像淘宝让所有人都忘了双十一一开始的含义是光棍节一样,以后看到春节这两个字,你想到的不会微信红包,不会是X晚,只有支付宝集五福红包。


那么这种认知革命有什么用?这可能是最好的公关,还有什么比绑定春节这个概念更好的占据国人(甚至华人)心智的方式?


一旦完成这种绑定,支付宝拥有的不再只是淘宝自己造的双十一,而是为自己树立“国民App“品牌形象攻下关键一城,接下来生意会好做太多。


可能会有人说我说的太过了,甚至支付宝自己大概都想说它没想替代X晚,它开奖的时间也没抢X晚风头,但关于X晚,由于不可描述不可评论的原因,标题在未来可能会变成现实。


Copyright © 淘宝智能热水袋联盟@2017